沈浅若秀眉微皱,只觉得这个男人管的太宽,但也并未出声。自己答应陪他去参加酒会并非自愿,来这里做造型也是他的意思。而这个造型师还是他的专属造型师,她好像并没有什么资格决定自己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参加这场酒会。

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想到此,她心里也有些戚戚然,并不好受。

火天麟看到沈浅若皱眉,本以为她会直接说出自己的意愿。但好像并没有,这样的状况似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并没有把自己当成自己人,她只是被迫的。

这样的认知让火天麟心里一阵无力。

不知为何,一向讨厌女人无理取闹的他,就是希望沈浅若能够对他无理取闹。

这说明她明白自己对她的纵容,明白自己的心意,明白即使她再怎么闹腾,他也还是会对她好。

可是,并没有。

火天麟几步走到沈浅若面前,直愣愣盯着她看了半晌,沈浅若有些害怕,问道:“你想怎么样?”

看着她清亮的眼睛,火天麟的火气竟是奇迹般的消散了,“算了,就这样吧!”

随后又看向何造型师,“给我做造型。”又看了沈浅若两眼,眼中暗示的意味十分明显。阴柔美人点头表示了解。

这简直是火天麟做造型最为配合的一次,一点烦躁不耐都没有表露出来。安安稳稳一直到一个半小时之后,站在镜子面前瞧了一眼,看不出喜恶。

随即拉着沈浅若一起站在镜子面前,好一对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就像是天生的夫妻一般,让人一眼瞧去竟生不出其他念头,只觉得这两人就是最为相配的。

火天麟非常满意,牵着沈浅若的手,温柔说道:“走吧,再晚就要迟到了。”

他宽厚温暖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心里莫名安定。但愈是这样,她就愈是不安。她真的不想跟他有过多的牵扯,但他好像并不但算放过她。

随他一起上了车,助理兼职司机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火天麟坐在驾驶位上,而她就在副驾驶上。

路上并没有遭遇堵车,一路飞扬,正如火天麟此时的心情,飞扬着。

时,他心里也在期待,期待着看一看当沈浅若看到杜若飞牵着虚小六的手,完成订婚仪式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aomenkushaofangguowo/3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