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浅若眼睛一片冰凉,她盯着他,冰凉却又坚定的说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也不会跟你走,明白了吗?第一,我的父母还在这里,我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不顾,即使要我打工一辈子,我也愿意;第二,我不要跟你走,仅仅因为是你,所以我不愿!”

如果换个人,她或许就走了也不一定,但因为是你,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跟你走!

杜若飞脸色一下子灰败下去,之前还觉得有希望,但现在却已经非常明白了,沈浅若竟然讨厌她到了这个地步!

他受伤的质问道:“你——你就这么讨厌我?讨厌到,你宁愿跟火天麟那样的人周旋,也不愿跟我走?”

半晌,他又开口说道:“是了是了,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火天麟有钱有势,所以你才这样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没想到,你也是这样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对,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所以你可以放我离开了吗?”

大概是沈浅若的冰冷刺激到了杜若飞,他忽然发狂似的一把拽起沈浅若的手:“不行,你必须跟我走,今天我就绑也要帮你绑上飞机!”

“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对,我是疯了。我被你被我自己逼疯了!”

沈浅若拼命的挣扎,她知道不远处正停了一家私人飞机,要是真的上去了,她再想回来,可就难了。看杜若飞这疯狂的样子,根本就已经听不进任何劝说了。

见她挣扎的厉害,杜若飞索性将人扛到了自己肩膀上,沈浅若大惊:“你放我下来杜若飞,你这是绑架你知不知道?放开我!”

杜若飞恍若未闻,迈开步子就朝着那架私人飞机走去。

火天麟一路开车疾驰而来,透过车窗玻璃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杜若飞的肩膀上,正扛着那个搅乱他心湖的女人。

顿时,心里一顿火起!

这个女人,他火天麟可以欺负,但是别人却休想动她一根手指头!

油门一踩,车子酷炫飞出,就在杜若飞跟前来了个酷炫狂霸拽的右转急停,紧接着火天麟从车上下来。俊脸带着一副墨镜,眉

宇间尽是睥睨霸气,酷酷的样子让人心神失守。

从容的走到杜若飞面前,天生带着一种‘全天下的马路都被我承包了’的霸气。

杜若飞刚刚被吓了一跳,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

他强自镇定的看向火天麟,“你这是什么意思?”

火天麟将墨镜摘下,“我来接我的女人!”

只一句话就让三个人之间的气氛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安静之中。

沈浅若脑子里再也想不起别的什么,始终回**着那样一句话……

我来接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

然而,冷静却又坚定的语气后面,是暴风雨般的震怒。这个杜若飞,还真敢在他眼皮底下劫走他的人,倒真是有几分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