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浅若在家里一直睡到很晚,迷迷糊糊听到开门声,才起来去看了看。

客厅的灯一打开,就看到白小易穿了一件军绿色风衣,下身是一件紧身的白色休闲裤,脚下踩着一双镶水钻坡跟露脚背的鞋。

明显是刻意装扮过的,沈浅若有些好奇这个家伙,是去见了谁才这样刻意的装扮了自己?再抬头却看到她一双红红的明显哭过的眼睛,沈浅若一下子慌了,上前拉着她,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白小易?”

白小易却是整个人都扑进沈浅若的怀里,声音充满了委屈无助,“若若,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沈浅若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柳子腾!

直觉的,事情可能跟柳子腾有关。

“我今天约了他,想跟他说借钱的事儿,结果…结果他妈的这个人渣,拿了一份协议给我,上面写了让我当他两年情人,这笔钱就给我!这个混蛋!四千万火天麟让你陪他一天,凭什么换了我就是两年,若若…我真的这么差劲吗?”

后面的话一出口,让沈浅若满腹要安慰的话语都重新吞回了肚子里,她知道白小易的脑回路一向有些奇特,这一次果然也没有让她失望!

一般人,看到协议首先想到的不应该是尊严问题吗?怎么到了她这儿,就这么诡异?却听到白小易又继续说道:“还有,协议最后一条还写着,甲方可以单方面随时终止协议!”

说着,她的脸色愤愤:“凭什么我就没有这个权利?!”

沈浅若想了想,到底还是说道:“因为…你是乙方。”

“不行,我要做甲方!”

沈浅若看着她,弱弱的问了句:“你可以拿出四千万吗?可以的话,你可以做我的甲方……”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不过,看白小易这么二,沈浅若有些担心的问道:“那份协议,你没签吧?”

如果需要这样才能解决问题的话,怎么还会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她自己不愿意,她也不愿意白小易就此葬送掉自己的一生。

等一切结束之后,她们还可以各自寻找自己的幸福,用

千帆过尽之后最好的自己去迎接,她不要等她们的幸福来临之后,她们已经千疮百孔。

白小易摇摇头,“没有。我知道如果我签了,你一定会愧疚不安一辈子的。放心吧,我没那么傻。”

沈浅若笑笑,都已经傻成这样了,还叫没那么傻?

两个人盘腿坐在沙发上,各自憧憬着以后的未来,背靠着背,“好怀念这样的时光,一起谈天说地。不过那个时候,没什么烦恼,还偏要没事找事的愁上一愁,现在……”

沈浅若淡淡笑了笑:“都会过去的。”

杜若飞回到家里,将自己关在放假。目光却撇到了一个上了锁的箱子。他想起了里面装着的是他跟沈浅若在一起时的全部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