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还不至于伤春悲秋,但这一次大概是真正的跟杜若飞决裂了吧?毕竟是用心爱过的人,如今面目全非,心底的伤痛也忽略不去。

面对面的时候,满心想着的都是那人如何如何的不好,决裂之心让她暂且忘记了伤心。现在安静下来,平复下来,心里却又想起了以前相处的点点滴滴。

一起轧马路时,他总是牵着她的手,见她总是不自觉的走在外面,他便总是狠狠地将人拉回来:“靠里走,马路是你家的吗?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语气虽然严厉,但沈浅若却没有任何不满,因为从他的吼声中,她听出了他对她浓浓的关心,那个时候只觉得心里甜蜜。

回忆一旦开闸,往事就像洪水一样喷涌而出。

一件一件砸在她的心上,回忆越是甜蜜,如今她就越是难受。心恍惚就像被掏空了一般,尖锐的刺痛让人难以呼吸。

她没有想哭,但哭笑这样的情绪,想要控制自如,她还做不到。

没有抽噎,没有哽咽,只是无语默默泪流。

“你——”火天麟抬头看向她,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她满目泪痕,火气忽然就毫无预兆的崇尚脑际,“你这么自甘下贱?还为了那个人哭成这样?”

话说出口,他也后悔了,只是道歉的话在喉咙间滚了几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对,我就是还想着他,我就是自甘下贱?碍着你了吗?要不是你…要不是你!”若不是你,我也到不了今天这一步,我还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如今却要为钱财奔波!

看向他的眼中,透着一股令他不安的恨意。

火天麟第一次审视自己为了替表妹出气,这样拿整个沈家开刀,究竟是对是错。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吗?

不管做什么事,他若是要捅人一刀,绝对会往最狠最伤人的地方下刀。他知道这样才是打击沈浅若最好的方式,所以他就这样做了。

错了吗?他以前不觉得。因为这一直都是他的行事方式。商场诡谲,尔虞我诈,若是不能一击必中,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败在何人之手。

可看到这样的沈浅若,他又觉得,自己在

这件事上,或许真的做错了吧?

火天麟心里憋着火,喊了声:“停车!”

助理恨不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个聋子瞎子才好,因此火天麟的吩咐他一时也没听清,只当火天麟还在与沈浅若说话。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aomenkushaofangguowo/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