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如果我有一个字骗了你,就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沈浅若却自顾自说道:“至少,在故意不接我电话之后再联系我的时候,就该换个号码不是吗?那样你还能理直气壮的对我说,手机被你爸妈搜走了。”

火天麟低头浅笑,这样得理不饶人看起来有点泼辣的沈浅若,他居然也是不讨厌的。

杜若飞眼中闪过一抹受伤:“我在你眼中,就是这个样子的?”

沈浅若不语。

她也以为一切都不会变,可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傻!甚至还很聪明,以前不过是被保护的太好,如今沈家倒台,世态炎凉,她尝了个遍。杜家的是什么意思,都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杜若飞一直都是个有主见的人,如果没有他的默认,他们也不会到了现在这一步!

“若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在国外呆了几年,就变了?”他的语气充满了痛心疾首。

沈浅若笑笑:“我们俩以前也不是现在这样。至少那时候,咱们门当户对。”

她在讥讽他。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当年门当户对,他们也是感情甚笃;如今她低入尘埃,他便迫不及待撇开关系。

“你以前不会这么伶牙俐齿的。”

“我们都在变。”

“若若……我——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再信我,但我如今还是爱你的,没有一刻忘记过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伯父伯母我来照顾,我想让你成为我的责任。”

他知道,两人若是再这么争吵下去,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这个时候,表明心迹才是最重要的。

火天麟又有些按捺不住了……

沈浅若怔怔的看着他,她努力回忆着以前他们在一起时的感觉,可是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回了。

面前的男人,于她而言,竟是有些陌生的。

她忽然释然的笑笑,怪不得人人都道时光慢些走,原来有些东西总能在不经意间遗落在在时光的缝隙里,想要回头捡起,却又无从下手,偏还觉得这般残忍。面前的牛奶

还温热,来时满腹的话想要问,只是现在,沈浅若却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看着杜若飞期待的眼神,她看起来笑的有些绝情的样子,“以往你说什么我都信,因为我把你放在我心里,信你就如同信我自己;如今,挥开眼前的迷雾,方才看清一切,我也只能暗暗笑那以往的我,天真自负荒唐,却也羡慕。”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一切说开,她心里虽然划过淡淡的疼,却也落得一身轻松。

她起身,自觉已经说清楚,想要转身离开,杜若飞却是眼疾手快,起身抓着她的手:“你真的可以这么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