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浅若把电话挂上,心里却有点神思不属。已经这样了,她不知道这一面见的还有什么意义。解释?既然已成事实,再多理由也不过不爱所以能舍而已;诀别?呵,那就更没有意义了。

见她怔怔的盯着手机发呆,火天麟心里不悦,若是以往这通火他肯定早就发出来了,不过这会儿,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过了一会儿,黑暗的手机屏幕忽然量了下,火天麟佯装不在意的一瞥,是一条短信。沈浅若还怔怔的坐着,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一看短信的内容。

她忽然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几口,“既然你能保证白小易没事,那就送我回去吧!”

这里虽然是S市最好的庄园式酒店,环境优美,空气清新,但缺点就是地方太偏!一般情况下,送市里打车过来司机都要收取来回的车费才肯来的。

平常更是半个出租车司机也见不到。

想要回去,除了向眼前的人相求,只能是走回去了。

火天麟倒是意外,确实难以想象,按着她的性子,竟然也能开口让他送他回去,不过这也正中他的下怀。

从她刚刚和杜若飞的通话中,他也能猜到,杜若飞大概是想要跟她见面的。刚刚那一通短信,怕也是告诉她见面地址。

不知为何,他心里一想起这个就涌起许多不舒服。

心里仿佛住着一个魔鬼,怂恿着想要让他跟着一起过去……

他轻轻抬眼看她一眼,轻笑道:“我以为,你会恨我恨到不管遇上什么事,都不屑跟我开口相求的。”

“那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没那么高贵。”沈浅若此刻心情十分不平静,昨晚上醉酒一事刚刚醒来时想不明白,都这会儿了,她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些不过是这个男人故意而为罢了。

火天麟皱眉,声音也冷了许多:“你就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

沈浅若浅浅垂眸:“不然呢?”

“你现在心情不好,我叫人送你回去。”

说话,他将司机叫来,自己也穿好衣服率先出了门去。

到了楼下大厅,酒店里工作的人看着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来,眼神暧昧。火天麟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自然不敢多做打量,但对沈浅若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aomenkushaofangguowo/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