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炼魂灯

连海平随老茂去镇上澡堂子洗澡,临走叮嘱看车的古仔,“别动那盏油灯,会有麻烦的。”

等他们走远,古仔一撇嘴,“骗谁呢?想独吞啊?我动了又能怎样?切!”

他上眼过那盏铜灯,跟了老茂这么久,古仔鉴定古物的眼光也非同一般,知道那铜灯价值不可估量,要不然茂叔也不会连眼神都变了。

茂叔看值钱玩意,眼睛里会冒出一股光芒,贼亮贼亮的,古仔见过不知有多少次了。要是那玩意不值钱,老茂连看都不会看,嘴角还一瞥一瞥的表示不屑。

古仔这人有个毛病,你越是不让他动的东西他偏要动,再说他天生的就不怕麻烦,连海平的叮嘱等于在他的好奇心上火上浇油。他将车窗升起来,深色的贴膜反光,外面的路人根本看不到车里的情形。

那件泛着土腥气的道袍就在后座上放着,里面包着那盏精美的铜灯。

古仔双手捧过长袍打开,小心托起灯盏仔细看上面的纹饰,流畅精美,透着古朴厚重的气息,啧啧赞叹,“真是好东西,镂空雕刻的还是铸造成型的这是?这做工简直堪称一绝啊。”

他看着看着,越来越觉得不对,这盏铜灯镂空的纹饰,怎么能储存灯油?没灯油怎么燃灯?难道这不是一盏油灯?是一件别的东西?

铜灯底部浑圆,向上一细长的颈部,顶端有灯芯,看样子分明就是油灯,可肚腹纹饰全是镂空的,说什么也存不下灯油。

古仔越看越觉得奇怪,掏出了打火机,蹭地打出火苗,凑在油灯的灯芯上。是不是油灯,点一下不就明白了?要是能点着,证明这就是油灯,点不着再说。

灯芯一点就着了,一团火苗燃起,却不是红色的火焰,而是一团蓝汪汪的焰火。

古仔瞅着火苗,惊异不已,能发出蓝光的火焰,可见这盏铜灯果然不是凡物。

他双目盯在蓝焰上,突然一阵恍惚,一股狂暴的恐怖气息蓦然出现在他脑海里,接着一声凄厉的咆哮传进他的心神,“康贝勒,某已化身厉鬼,纳命来!”

古仔毛骨悚然,接着眼前一花,一个面目狰狞的厉鬼突然幻化在他的眼前,披头散发,满脸血污,大嘴一张,长长的獠牙闪着寒光,一声凄厉的狂吼!

这一声狂吼吓得古仔的魂儿都飞了,手一颤,铜灯噗地掉在他腿上,蓝焰一下熄灭,眼前幻化的景象瞬间消失不见。

古仔的心脏咚咚急跳,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全身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

他急促火燎的一把抓起那件道袍,裹住油灯抛在了后面,打开车门就跳了出去。

老茂和连海平洗澡回来,古仔脸色苍白从街角出来。他连车都不敢上去了,那盏铜灯有鬼,他哪有胆子还待在车上。老茂看他脸色不对,问道:“怎么啦古仔?”

“没,没什么,茂叔,走,走吗?”古仔结结巴巴道。

连海平一看他的样子,冷笑道,“他动了那盏灯,见鬼了。”

古仔强打精神辩道:“你怎么知道?”

老茂没说话,直接打开后车门,见原先包好的长袍一团糟,不用说肯定是古仔动过了,他脸色阴沉的一摆头,“都上车。”

有两人陪着壮胆,古仔才上了驾驶座,车子驶出城镇,老茂问道:“连兄弟,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盏铜灯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先他以为连海平贪心,古墓里的东西他不许别人动,自己却拿了最值钱的东西,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连海平本不想说,但古仔已经触发了油灯的奥秘,要是不解释一下,这两人肯定不会心安,打开长袍取出那盏铜灯,托在手掌之中,轻声说道:“这是一盏炼魂灯。”

“炼魂灯?”老茂和古仔惊讶的叫了一声,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世上有这种东西。

“这盏灯里封印着一只厉鬼,油灯以魂魄为燃料,专门炼化鬼魂,这厉鬼生前肯定是跟人结下过深仇大恨,化作厉鬼报复,被道法高深的人封印在里面了。炼魂灯燃烧,会将他的魂魄炼化,火灭魂消,魂魄消失于天地之间,永世不得超生。”

老茂和古仔倒吸一口凉气,这得多大仇啊,连死人的魂魄都不放过,这铜灯如此歹毒,绝对是个不详之物。

谁知连海平又道:“能灭魂的法术不下百种,唯独这炼魂灯格外歹毒,魂魄燃烧缓慢,需忍受七七四十九日火海炼狱般的痛楚才魂消魄散,而且,魂魄所感受到的痛苦,比肉身还要痛苦数十倍不止。”

老茂和古仔只听得心惊肉跳,良久不语。

憋了半天,老茂终于忍不住又问道:“小兄弟,那你为何取这盏灯带在身边?”

连海平淡淡道:“这盏灯和这历鬼魂魄,我有大用。”

老茂看着他手里的灯盏,脸颊一抽搐,说道:“小兄弟尽管放心,我和古仔俩人对天发誓,你的事绝不宣扬出去,如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徐茂源是老江湖了,连海平话里什么含义他一听就懂,别看这神秘少年年纪不大,可是个浑身透着诡异的修行者。这种人身怀绝艺,最不喜被别人知道他的秘密,要是触怒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赌咒发誓让连海平安心,他们这种人信阴阳果报,认为发下的誓言日后一定会应验的。

一想到炼魂灯的残忍,死后都不得安稳,比下十八层地狱都要凄惨,老茂不寒而栗。

连海平身负血海深仇,在古墓六年苦修,早已不是原先那个乡下少年了,他深知人心险恶,一旦让人觉察出他身怀鬼术,就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他淡然道:“这样最好。”这才将炼魂灯收了起来。

三人各怀心思,一路无话,几小时后,到了老茂和古仔居住的镇江市里。

镇江市是二级城市,这几年变化巨大,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穿着时尚的路人行色匆匆,街道两旁店铺林立,这是一座到处透露着现代气息的繁华都市。

连海平与世隔绝六年多,从没见过现代都市的样子,一下就被这繁华的景象震撼了,他记忆中的土胚房,青石板路,袅袅而起的山村炊烟,和他现在所看到的,已经渐渐离他越去越远。

老茂一路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连海平是个奇人,用好了,会给他带来无尽的财富。

他相信都市的纸醉金迷,会腐化任何修行者坚定的道心,更何况连海平还这么年轻。金钱,美女,舒适的生活享受,用这一切来控制连海平,老茂相信这应该不是难事。

只有古仔还沉浸在恐惧之中,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真的活见鬼了。(未完待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