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惊魂一梦

入夜,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夜晚的寒风有些冷的蚀骨,总之我感觉到一阵冷风吹来,浑身都凉飕飕的。

呼啸的风中夹杂着风吹草动的声音,沙沙响,就好像有人在那里招摇,夜太冷,黑暗太沉,我有点不敢走出这间棺材铺,因为外面的黑暗实在太让人心悸。

从门口入内,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棺材,各种材质的都有,中间留出一条路,休息的地方就在正门进入的那尽头,是一个很随意的床架子,由一块红木板铺成,上面垫上一层棉被,这就是休息的地方。

不知不觉,我也坐得乏了,就在**躺了下来,沉半梦半醒的状态休息着。或许是因为我太困的原因,不知不觉中我竟然睡了过去。

我听见风声在我耳旁呼啸,感觉像是有人在我耳边吹气,感觉就像调皮的小孩纸在逗我,我睁开眼睛望了过去,哪里有什么人?

不过眼前的场景却是白花花的,就像月光铺洒下来的一样,我向着光源望去,只看见一个白衣飘飘的背影站在棺材铺的门口,她的背影让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我不知道在哪里遇到过,也不知道那种感觉的源头是谁。

我迈开步伐朝她走了过去,口中试探性的问她,“你是谁?”

她没有回答我,我觉得有些奇怪,又走近了一些,空气似乎越来越冷,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个什么天气。这种冷,就仿佛冬天里的雪花飘,寒日里的彻骨冷,我有些弱弱的抱紧了臂膀,却为曾放缓我的脚步,我要看清她是谁。

我走近她的时候,忽然迎面扑来一阵狂风,她的白衣飘起,飞得很高,我也看见了那白裙下方,那一瞬,我本以为我会心情激动热血横冲,然而那一幕,却是仿佛熊熊烈火被冷水破灭,心头一阵惶恐不安。

我看到,那白裙下方。

没有凝脂如玉,没有修长嫩白,只有……一双森然白骨,白骨上还附着几只黑鼠,在我惊恐万分的同时,那些黑鼠也朝我看了过来,一个个都是绿幽幽的眼,那般绿,冷得骇人,我心头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

“我来接你了,明峰。”

白衣飘飞,她的背影也转开了,将她的面容朝我望来。

“啊……”

她的脸上,有烈火烧焦的痕迹,很大的一块伤疤,我吓得两腿发软,止不住倒退的身形,后仰着摔了一下,声音颤抖的说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你为什么这样怕我?我没有恶意的,我是来接你的,跟我走吧。”

“我不要,我不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