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之颜池道空篇(中)

拾一见过了诸多长老,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见太阳宗的人,当然是被人介绍的仔细了些,介绍完后,便向着众多弟子微微颔首行礼。

远来是客,人家以礼相待,自己也不能失了礼。

众多太阳宗的弟子做稽首立,然后,在万众瞩目下,她看到了一个潇洒的背影转身离去,这与还在往此地跑的人显得特别特立独行。

她顿时好奇了,尤其是周围其他弟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和之前的其他人没有任何两样,羡慕、尊敬、崇拜、贪婪、占有等等。

她已经见得太多太多。

阳秋道人也在此刻招了招手,韩瑾赶紧跑上前来:“李宗主,顽徒前几次你也见过了,小辈们还不认识呢,拾一,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弟子韩瑾,轮年岁应该比你大几岁。”

拾一行礼:“见过韩瑾师兄!”

韩瑾有些紧张,脸色顿时一红:“见、见过拾一师妹,我叫韩瑾,我还有一个法号,叫道空。”

韩瑾结结巴巴道,尤其是对方眉心那耀眼的五颗星辰,显得极为漂亮,一股自卑感悄然而生。

“道空,很好听的法号,”拾一轻轻露出笑容搭话道。

“啊?哪里哪里,拾一师妹说笑了,都是我自己瞎取的,你,你比传言的更要漂亮,天赋也很厉害,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交流,”韩瑾连忙道。

“可以啊,你的头发和眼睛也很漂亮,”拾一宛然笑道。

韩瑾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心中油然生出一股甜蜜来:“这个是天生的。”

韩瑾下意识的抹了抹自己的银色头发和深黄的瞳仁:“我这双眼可以看透冷骨沙的内部,甚至一些地方是否诞生稀有的骨灵火都能够……”

“咳咳!”

阳秋道人顿时干咳一声,韩瑾脸色一变,立马住嘴,然后有些尴尬的看向拾一。

对面的李修远也轻咳了一下:“阳秋啊,你不是有两个徒弟吗,另一个呢?”

阳秋道人看向韩瑾,韩瑾连忙一指那处已经远离的只剩下背影的人:“启禀师尊,李师叔,师弟有些不舒服,就先行回去了。”

“哦,是这样啊,没事没事,那我们就先走吧!”李修远道,阳秋道人等诸多长老赶紧欢迎入宗。

白天正如前几次那般,两宗开始了在试炼场比试较量,彼此切磋,甚至于拾一和韩瑾都来了一场,不过相互之间的境界都压在了三颗星上,算是打了一个平手吧。

晚上,当然是大宴了,整个太阳宗载歌载舞,相互敬酒,韩瑾很绅士的在一旁为拾一讲着许多趣事,拾一应付的笑着,最后起身告别,说太累了,先去休息休息。

得到准许后,韩瑾领路,因为早已经收拾好了一间极为不错的房间,躺在**,拾一正要沐浴入睡,突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打开窗户,看向对面黑色的山峰峰顶。

那里,似乎有一个人影在修炼,竟然牵动了天上的星辰,而且状态时强时弱,这是在酝酿突破。

以星辰而修炼,还能得到相互牵引,此人的天赋非常之高,因为就算是她,也只是偶尔能感应到而已。

她以为一直只有她自己有这本事,事后还询问了父亲,李修远告诉她,这是一种天赋,上天的宠儿才有的待遇,星辰之力凝聚眉心,可事半功倍,而且极为的扎实,甚至有的人可以自己创造属于自己的功法。

让她不准告诉任何人,包括太阳宗的人,否则,一些人出于嫉妒,最喜欢扼杀天才了。

但是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碰到了如此一幕,她怎能不心惊。

看了看夜色,以及山下那灯火辉煌还在宴会的篝火,拾一重新穿上衣衫,打开房门,向着那片山峰而去。

颜池正吐纳的兴奋,原本还以为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看样子,再有两个月就可以突破了。

“谁?”下一刻,颜池猛的停了下来,立马转身戒备,然后就看到了自黑暗中走出的拾一。

在看清了容貌后,颜池擦了擦头上的汗,露出笑容行礼:“原来是拾一师姐!”

白天他是见过李拾一的。

拾一看着颜池的样子,没想到会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

“看样子,你就是阳秋师叔的另一个弟子颜池了?”拾一道。

颜池点点头。

“那你可别叫我师姐,我问过了,你可要比我大一个月呢,我应该叫你师兄呢,”拾一笑着走过来。

“呃……”

颜池看着对方眉心的五颗星辰,别提有多羡慕了。

“算了,咱们就不在这称呼上较真了,私下了你可以叫我拾一,我也叫你颜池吧,这样显得顺口一些,对了,你是在尝试突破吗?”拾一走过来好奇道。

“是,不,没有,”能吸引星辰的事,师尊不让他告诉任何人。

拾一却是什么也没说,而是看向夜空,然后缓缓闭上眼来,突然,天空星辰突然变的明亮了许多,有着更多的光辉向着此刻凝聚而来。

颜池顿时震惊的长大了嘴巴,拾一慢慢睁开眼来:“你也试试吧,我们两人所牵引到的星辉,说不定助你今晚就突破了呢,我给你护法。”

颜池也是激动了,赶紧盘膝坐下,顿时,天上星辰的光辉又明亮了许多,他放开经脉,贪婪的吸收着月辉。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过去着,一直到了下半夜,颜池的眉心终于凝练出了第二颗星辰,一股庞大而又扎实的气势猛的而出,又被他急速收拢了回来。

睁开眼来,颜池说不出的兴奋,真想放声长嚎一声,但怕打扰到别人,而后转身看向真的一直再给他护法的拾一。

“拾一师、师妹,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颜池真的太激动了,如果不是拾一对月辉的牵引加持,自己想要凝聚第二颗,最起码也得两个来月。

拾一也是起身:“恭喜师兄了,我也没想到你凝结的会这般快,你的天赋不比我弱,甚至更强,想不到阳秋师伯竟然收了这么厉害的一个徒弟,却对外宣扬最厉害的是韩瑾师兄,这雪藏的厉害,谁能想到,最厉害的是之前不久才天启的你啊。”

“没有没有,各师兄弟中,确实韩瑾大师兄是最厉害的,”颜池连忙道,生怕引起什么误会。

拾一却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不经意一低头,看到了颜池眼眶以下的侧脸,出现了一大片红色的斑点,就像血墨被拍在了脸上,周边也是,让人看去有些不舒服,甚至还有点恶心。

见到拾一望了过来,原本兴奋的颜池突然明白了过来,立马转过身用手捂住右脸,一会儿功夫,脸上的猩红色斑点就消失不见了。

颜池也是变得脸色冷峻起来:“拾一师妹,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次谢谢你的帮助。”

颜池说完,转身就走,拾一却是待在原地,猛的反应过来,赶紧喊道:“那是梦獏鱼的墨汁对不对?梦獏鱼极为稀少,甚至很多人连见都没见过,因为它属于无中生有之物,且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墨汁却奇特无比,一旦沾染上,根本没办法清除,哪怕多次脱胎换骨也不行,除非晋升月神。”

颜池依旧往前走去。

拾一突然大声喊起来:“你是大头娃是不是?”(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