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萤有耀终非火,荷露虽团岂是珠果然好诗。”念语斜斜躺在竹椅上,饮一口香茗,嘴角那丝笑意若隐似无,一阵风吹过,地上的落叶滴溜溜地打了个滚儿跳了几步,又停在了角落里,一动不动。

月柔站在一旁,一边轻轻替她打着扇子,一边略有不悦道:“听闻皇上从宗正寺取了那博山炉来验看,主子,到时恐怕未必那么好交代了。”

“交代什么”念语的眉微微蹙起,神色中已有了些许不耐,“总归我已失了忆,难不成他还要旧事重提么”

“主子,您失态了。”月柔手腕稍稍重了些力道,微风成了凉风,轻轻抚过念语的脸颊,减去些燥热。

念语一怔,看着上方那些蜿蜒生长的常春藤架,有枝丫悠悠垂下,近在眼前,她忍不住伸手去绕那绿藤,百转千回,她终究也晓得“醋意”二字的深意了,该是难得还是难过

“萤火虫啊”她幽幽吐出一句,声音低不可闻,半晌后,嘱了月柔去叫那侧殿的云美人过来,记着不要惊动旁人。”

与郑碧云细细商量过之后,念语似耐不住暑气一般,又躺了下去,舀一勺冰镇雪梨,问了月柔道:“卿妃,卿妃,亲卿爱卿,是以卿卿”再后来的声音已是淡不可闻,眼角微落下一滴晶莹,却耐不了热气,倏然散去,只留下那一处的肌肤有些紧致的感觉。1 6 电脑站1 6 细细密密,好似他那日地吻。

静静躺了许久之后,念语方才起身,许是睡了有些久,只觉得太阳穴处涨涨的。伸手便去揉,忽然想到一关键处,问道:“皇上封了她卿妃,太后那处可有什么话传出来”

“封妃便封妃罢,只是借着这德妃的由头总是不好,传出去,倒显得我们皇家失了冤枉了好人,偏又巴巴地去改。失了体统,况且哀家对那些个装神弄鬼的也无甚好感”太后着了寻常的藏青锦袍,手中拿了把剪子,正在一盆杜鹃上修修剪剪,那些多余地枝丫一一掉落,原本肆意快活的长势一下便消逝无踪了,圆圆润润的,再不是那株长在崖间的“映山红”了。

“哀家瞧顾家丫头倒算是个不错的人儿,对下人也宽待,既然她爹在朝中被那些个蜀国来使摆了一道。那咱们也不能袖手旁观,该帮衬的时候还是帮衬着点”见已是修剪的差不多了,太后放下手中的剪子,慵懒而道。随手那么一指:“这花赏给那新晋封地卿妃去”

“娘娘,这是钦天监呈上来的帖子上说,这个月十五是黄道吉日”鸣儿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这莫菡封了妃,首一个得益的人便是她,往日里不过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丫头,到哪里都要看着眼色行事,今日也算是扬眉吐气一回了。16手机站16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嬷嬷太监俯首帖耳的模样,她的语调也不由高了几分。

“十五”玉手芊芊,轻轻拈起放在青花瓷鸳鸯连纹盘里的晶莹剔透的荔枝,缓缓送入微张的樱唇小口中,荔枝那饱满地汁水在口中蔓延,榻上的女子的眉缓缓舒展开来。仿若她天生就该是如此娇贵一般。“十五不是霁月殿那个丫头的好日子么本宫刚封了妃,不能落人口实。就选十六吧。”

鸣儿刚想出口地话被莫菡一个凌厉的眼神给杀了回去,只好咽了咽口水,再下去跑一趟了。

不知是不是歆嫔“上”了莫菡身的缘故,自此莫菡封妃后,行事作风无一不像极了以前那个骄扬跋扈的“德妃”,楚澈也任她折腾,不过也是发发小女人的脾性罢了,倒是桌案上摆的那个博山炉,搅得他心神不安。

“皇上既然心烦,不若趁着月色姣好,去外头走走,散个心”周德福见楚澈眉头紧锁,只翻来覆去地查看那个博山炉,忍不住开口道。ht:w

楚澈微微一顿,点了点头:“也好。”

周德福立时叫人备下物事,正准备拿件猩红滚边的披风给楚澈披上时,却被楚澈拦下:“竟没有素淡的颜色么六月地天,看见这些个颜色更觉燥热了。”周德福急忙准备下去再换一件的时候,又听他道:“不必拿那些劳什子的东西了,入暑的天了,冷不到哪里去”

周德福这才作罢,只低头吩咐下去说是叫尚服殿的把深色的衣物都换下,另外再送件玉色地披风来。

才刚走出几步远,便见天边有微微地亮光,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楚澈凝神盯了一会才道:“竟是有人在放孔明灯去看看去。”说罢,便朝着那亮光地地方行去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gongshang/8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