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太后,还能有谁有这手段

只是楚澈不明白的是,太后为何要瞒了他做此事,为何不与他商量一下,甚至事先告知一下

“哀家那个傻皇儿,这回恐怕是真的陷进去了。”太后望一眼天边那层层叠叠的白玉叹道。

芷秋上前搀了太后道:“老祖宗您也别太担心了,儿女私情和江山社稷,孰轻孰重,皇上还是有分寸的。”

太后皱一皱眉,转身朝了屋内走去,边走边道:“若只是这一件事也就罢了,只是依如今看来,倒像是有人借机趁了此事大做文章,不得不防啊。”

就在太后刚要坐定之时,有太监的通报声传来:“皇上驾到”

芷秋服侍太后坐下后,悄声领了殿内其余人等出去,是以楚澈入内的时候,这殿中只有太后一人。

“母后,那步摇一事”

楚澈还未及说完,便被太后扬手打断:“是哀家的意思。”

楚澈上前一步,神情迫切:“母后为何要做如此安排”

太后神色一凛,厉声道:“皇上,你可忘了如今这前朝局势”

“儿臣不敢忘。”楚澈神色略微一黯,“朝权在相,兵权在将,朕,不过空余一名而已。”

“没忘就好。”太后站起了身,走至楚澈身边,“那么皇儿今日是来兴师问罪的了”

楚澈屈一屈身:“儿臣不敢。”稍顷才问:“那京中所议之事”

太后轻叹了一口气:“哀家用那步摇一是为那将相之争,二则是为了试你对这顾念语到底有几分真情在。虽说哀家有些担心,但照现下看来,这顾念语却还是死不得的。”

楚澈听了此话,那心反倒悬得更紧了,既然不是太后的意思,那么背后的人定是想要了顾念语的命,这样一来,她的危险反而更大了。

“母后,那现在可还是要按照那原先安排的路子”

事情有变,甚至有些脱离了太后的预期与掌控,不过一招“火上浇油”却由不得他们不重新考虑接下来的形势发展,稍有差池,便是打草惊蛇,少不得更会引火上身。

“查,继续查,”太后沉吟许久,才继续道,“事情自然是要查的,只是要走明暗两路,虽然有所偏离,但大致方向还是照着我们预期在走,皇上也不必太过担心,见机行事即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gongshang/4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