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着规矩,秀女们都是暂居内宫西处的玉漱宫。这玉漱宫的管事嬷嬷唤作月柔,看去也不过二十一二的样子,比起这些豆蔻年华的秀女们自然是多了几分老成持重的。

马车只能停在皇宫贞运门外,念语下了马车,看着此刻已近在眼前的大周皇宫,心中百感交集,一如宫门深似海,看着那高高的门槛,她忍不住再回头看一眼宫外的天空,跨出一步,想来与宫外已是两重天了吧。

正在游思间,忽闻身后传来一阵轻咳,那邱公公递上念语的花签,道:“时候不早了,还是请小姐迈步入宫吧,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听到他末一句话,念语才回过神来,确然,往后的岁月恐怕都要在这红墙中度过了,转身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不露痕迹地塞入邱公公手中,笑道:“这一路多亏公公照顾了,小小心意还望公公笑纳。”

话毕,便是头也不回地入了宫去。

依着规矩,这新入宫的秀女都是住在内宫西面的玉漱宫内。这玉漱宫的管事姑姑,唤作月柔,看上去不过二十一二的模样,比起正在豆蔻的少女们自是多了几分持重。

入了内宫,分好屋子,虽也听到有些仗着自己出身拿派做大的事儿,却一个一个的被月柔压了下去,如此过了两三日,这玉漱宫内便也清净了不少。

秀女入宫的首要之事便是要学那皇家礼仪,一言一行皆有一个尺度,万万不能越了规矩,饶是那些出身百年世家的名门淑女也是苦不堪言,倒是念语,因着一开始便抱着入宫不过为奉旨,也不去想日后承宠与否,虽说学规矩的时候是枯燥的很,但是闲下来的时候,不必像别的秀女那般处心积虑地使些手段还让自己尽早上位,只在闲暇时取几本书看看,这日子过得倒也算是舒心。

这一日,学完了规矩,她又像往常一样靠在美人靠上,取本书随意看着。那分下来的丫鬟翠玉悄悄进来,轻轻附在她耳边道:“邱公公有事想求见小姐。”

因着还未过大选,是以这些秀女们在这宫中也没什么位分,依旧以小姐称之。

念语微一蹙眉,邱公公这般隐秘地来找她,虽说恐怕是些摆不到台面上的事,但是兵来将挡,见了就知道了,只是这翠玉在宫中待的时日也不短了,今日行事倒颇有些奇怪,是以她也不回话,只看了翠玉一眼,便又继续读手中的书了。

那翠玉咬了一下唇,下跪道:“就请小姐过去一趟吧。这邱公公于奴婢有恩,奴婢的娘病重的时候,还是他给出的药费,小姐这一进宫,邱公公就说小姐是个心善的,想来是不会为难下面的人的,不忍奴婢再吃以前的苦,通了许多关节,才把奴婢掉到小姐身边来的,就请小姐去一趟吧。”

念语心中微惊,觉得这邱公公也不是简单的人,眼下若竖了邱公公这个敌,想来日后日子也未必会好过,只是她现在这玉漱宫内,若走一步,势必会引起他人的注意,她略想了想,便问那翠玉:“你可知邱公公找我所为何事”

翠玉摇了摇头道:“奴婢只听说他侄儿好似出了什么事情,被押入京都府的大牢了,公公又说这事只有小姐能帮他,还请小姐发发善心”

念语叹口气道:“我这会子出门也是不便的很,你先去问清了事情原委,若是能帮的,我一定帮。”

翠玉得了这一话儿,重重向念语磕了个头便想出去了,却被念语一把叫住:“回来,擦了眼泪再出这门,这要是被人撞见了,可就要说我苛待下人了。”

翠玉掏出手绢,细细地擦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才像没事人一样的出去了。

这书是看不进去了的,念语起身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翠竹丛丛,呆呆看了一会儿才发觉有人看着自己,可是目光所及,却未见有人,只是被这么一扰,也失了赏竹之心,转身便想往里走,却被一柔柔之声唤住:“顾小姐,且留步。”

转身一看,乃是一个着了藕合色襦裙的女子,柳眉入鬓,双眸含水,一股袅袅亭亭之意顿生,念语略点了点头问道:“敢问小姐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gongshang/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