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东南亚、南亚佛教史(1/3)

东南亚、南亚是位于中南与印度半岛之间的国家,自古即深受佛教文化的熏陶,虽然相继有婆罗门教、印度教、***教、基督教的交替存在,但这些国家至今仍深具佛教色彩,例如:庄严的寺院、宝塔,是时人巡礼的古迹圣地,佛教节日[1]是全民参与的庆典。此外,僧侣地位的崇高、民众信仰的虔诚、完善的僧伽管理机构、僧伽教育普及,在在都突显佛教在东南亚、南亚的成熟化。由于东南亚国家与佛教有缘的很多,本章仅介绍南传佛教系统的五个重要国家,以及南亚国家中,三个佛教历史悠久的国家概况。

一、斯里兰卡佛教

斯里兰卡,古称“师子国”、“锡兰”,该国佛教是在印度第三次经典结集后(公元3世纪),由阿育王派遣其子摩哂陀所传入,当时的国王天爱帝须为摩哂陀建大寺,并于此寺举行第一次三藏结集[2],此寺乃成为锡兰上座部(赤铜牒部)佛教的起源。尔后,摩哂陀的妹妹僧伽蜜多也前来建立比丘尼僧团,使得锡兰拥有完整的僧伽组织。

公元前后,佛教分化为两派:一是大寺派,仍为上座部佛教的根据地;一是无畏山寺派,则以大、小乘兼弘,声誉逐日提高,而后由之分化出一部为逝多林派[3],三派之间以无畏山寺派为盛。4世纪时,觉音论师在大寺完成三藏的巴利文翻译[4],并完成一部佛教百科全书《清净道论》,而奠定大寺派的复兴与教学基础。与之同时,《岛史》、《大史》[5]也相继编著问世,是为锡兰佛教兴盛时期。

11世纪南印度侏罗人入侵,佛教也遭到严重迫害。12世纪时,波罗迦罗摩巴忽一世在位,力振佛教,结集上座部三藏,因此确立大寺派为锡兰佛教的正统传承[6]。

13至17世纪,锡兰为葡萄牙、荷兰等国侵占,佛教再度受挫,直至18世纪才由泰国长老优波离等人复兴。目前斯里兰卡的主要佛教团体有“摩诃菩提学会”、“世界佛教徒联谊会”、“青年佛教会”、“斯里兰卡佛教联盟”等,其中前二者致力于国际弘法上的卓越贡献,使斯里兰卡成为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代表。

佛教一直是斯里兰卡的传统宗教,早期将佛陀成道处的菩提树分枝移植于此,并迎请佛牙前来供奉,至今仍是斯里兰卡人的骄傲。佛教对该国的影响,是遍及整个文化,从语言、文字、教育、政治、建筑到生活,无不关联。而缅甸、柬埔寨、泰国、老挝的佛教也受其影响,这些国家至今仍然是上座部佛教兴盛的地方。

二、泰国佛教

泰国,古称“暹罗”,在13世纪泰人正式建国以前,佛教已盛行多时,并先后传入上座部佛教[7]、大乘佛教[8]、蒲甘佛教[9]及锡兰(今斯里兰卡)佛教[10];素可泰王朝昆罗康恒王在位时期(1277—1317),因礼请锡兰大寺派僧侣来泰说法、传戒,始确定南传上座部为主要信仰。19世纪,曼谷王朝的拉玛四世改革佛

教,创法宗派,原有众多僧众即称大宗派,这是今日泰国的两个主要佛教派别。

佛教是泰国国教,佛教徒占全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国家设有宗教厅,专职宗教事务,以僧王职权最高,目前全国约有九千余所的佛学院和两所佛教大学,专门致力于僧伽人才的培育。尤其近年来西方人土学佛者众多,因此禅坐中心更是四处林立,佛教更加兴盛。

泰国人的一生,可以说都是以寺院为中心,所以佛教寺院是宗教、社交及教育的根源。一般习俗,男子一生至少须经过一次剃度出家,才算拥有完整的人格。

1950年,泰国和锡兰共同发起成立国际性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1988年,南北传佛教交流融合,于美国佛光山西来寺举行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十六届大会;1998年,于澳洲佛光山南天寺举行第二十届大会。1994年,泰国最大道场法身寺与佛光山缔结为兄弟寺,更是南北传佛教融合的最佳表征。

三、缅甸佛教

据《岛史》记载,阿育王曾派遣须那迦、郁多罗二人至金地传教,所谓“金地”,是指下缅甸的打端一带。当时所传乃上座部佛教,公元10世纪之后,大乘佛教及密教传入。11世纪,阿奴律陀王统一全国,在蒲甘成立上座部佛教,当时锡兰(今斯里兰卡)受到南印度侏罗人的攻击,于是蒲甘王朝便成为南传佛教的中心,长达二百年之久。12世纪,僧团分裂为锡兰宗派和原有的缅甸宗派[11];18世纪,缅甸佛教又发生着衣论争,形成偏袒派与通肩派的对立[12];19世纪,英国势力入侵,僧院组织成为民族独立运动的凝聚点;1947年独立后,佛教渐形复兴。

第五次及第六次经典结集都由缅甸佛教徒所发起,对南传三藏的结集贡献很大。

至今,佛教仍是缅甸人主要的宗教信仰,信徒约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无论男女老幼,一生中都要多次入寺过短期的出家生活。佛教对缅甸人民而言,不仅是精神上的信仰,也是生活的全部。

四、柬埔寨佛教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fojiaolishi/2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