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又算老几(1/3)

“真的是得意忘形了?”

站在苏典身边的那白衣男子,看向满脸兴奋的叶飞扬,不由轻笑了出来道:“貌似还没有人这样做过,就算余老和柳小姐关系不错,应该也会出点问题吧?”

四周的人喉咙也动了动,距离叶飞扬近的再次退远了一些,那意思好像是代表着,和这货没有任何关系。

余老也愣了下,随后暗叹了口气,刚准备开口时,冷笑的声音响起:“你以为你算老几?当这鉴宝阁是你开的?你说拍卖就拍卖?土鳖就是土……”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直接打断了高挑男子后边的话,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目光流转落在了一抹动人的身影上。

面庞依然那么绝美,尽管充满了冰冷,但依然那么美。

“你又算老几?”

动人的声音让人宛若处身于冰窖之中,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因此凝固。

下边的人同时呆滞,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柳曼青,她好像动怒了?而且发这么大的脾气,最重要的是因为那个貌不惊杨的叶飞扬?

“柳……柳董!”

高挑的男子此时彻底懵逼,他虽然搞不明白为何柳曼青会对他出手,但他清楚柳曼青真的怒了……

“你不是问他有什么资格么?我现在告诉你!”柳曼青声音带着强烈的怒气道:“从今天起,鉴宝阁是他的,我看谁敢欺负他!”

话音落下,在场瞬间哗然,神色中同时带着难以置信。

天呐,叶飞扬穿的如此土鳖,到底特么是什么人?

“有点意思!”

苏典回过神,目光直接落在了叶飞扬的身上,充满了异色。

叶飞扬,一个看上去普通不能在普通的人,竟然被柳曼青如此对待,他也很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的确很有意思!”

站在苏典旁边的那名年轻男子,神色同样带着奇异,随后笑眯眯道:“看来这次没有白来,不知道那几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会如何想呢?”

苏典一怔,精光浮动道:“那样会更有意思!”

“是啊,我很好奇你姐姐知道这些会怎么想呢?”那男子嘴角**,神色挂满了异样。

“我也很好奇!”苏典重重点头,他可是明白他家那位的脾气……

“你被开除了!”柳曼青的声音再次响起,话落后,没在看那男子一眼,美眸直接看向叶飞扬,绝美面庞的冰冷瞬间融化道:“飞扬你还要拍卖什么?”

“额……”

叶飞扬回过神,看着四周投来的目光,感觉浑身不自在。

现在他还真有些后悔了,但他也明白现在后悔貌似也没用,所以从身上将那块感觉灵力非常浑厚的原石拿了出来:“这一块,我想切开拍卖!”

“听你的!”柳曼青温柔点头,吩咐服务人员走下去,从叶飞扬手上取了上来。

这时在场的人目光临时从叶飞扬身上转移开,同时集中在了那服务人员身上,叶飞扬前边的玉全部

都是精品,那保留着的这一块岂不是更加惊人?

那服务人员此时也有些紧张,甚至冷汗都掉了下来,生怕做不对,也被开除了,深吸一口气,保持着沉稳切下了第一刀。

还是石头?

服务人员怔了怔,随后再次下去一到,但结果依然是石头,但他并没有停下,继续切了起来,但这一刀刀的下去,他看到的全部都是石头。

原本两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至少下去了一半。

“是个废品么?”这是所有人的想法,神色顿时呈现出了失望,貌似期待值太高了。

那服务人员也忍不住停了下来,因为这基本可以定性成为一块废品了。

叶飞扬看着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从里边吸收了很多灵力,不应该如此,正当他准备说什么时,动人的声音响起:“继续切!”

“是!”那服务人员点点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继续切下去了一刀,而这一刀他看到了一抹白色,先是一愣,接着再次第二刀下去,这次白色大面积的呈现了出来。

“这……这是!”那服务人员瞳孔收缩了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四周的人原本是失望的,但在那服务人员话音落下后,不免同时疑惑了起来,目光再次集中了过去。

这时那服务员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切了起来,伴随着白色的面积越来越大,一块白色婴儿拳头大小的玉石呈现出来。

“这……这是羊脂玉?”

四周的人同时震惊,这时那服务人员抬起头看向同样满脸惊异的柳曼青道:“柳董,这玉石颜色纯净细腻,应该是极品羊脂玉!”

伴随着那服务人员的确认,宛若一颗重蛋炸开一般,引起全场哗然。

极品羊脂玉,有着真玉一说,足以见得其珍贵正度,而且这一块颜色还是那么纯净,最重要的体积还挺大,这价值绝对不菲。

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考虑这玉的珍贵性,现在现场让鉴定嘉宾评估下!”柳曼青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此时坐着的三名鉴定嘉宾早已迫不及待,在服务人员拿上来后,拿起放大镜开始观看起来,台下,每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整个会场内因此非常的安静,给人的感觉掉一根针都会听得非常清楚。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概十几分钟后,一名年长的鉴定嘉宾拿起话筒郑重道:“这玉的确是羊脂玉,而且罕见的纯净,其重量为2.34千克,我们三人评估的价格在六百万以上!但考虑到这是拍卖,所以最终的价格定位在一百五十万!”

“一百五十万?!”

在那年长的鉴定嘉宾话落后,叶飞扬率先瞪大了眼睛,心跳直接到了嗓子眼的位置,他有想到里边的玉或许会很珍贵,但没有想到竟然珍贵到了这个程度,评估价格竟然如此的高?

深吸一口气,叶飞扬强制压下那躁动,抬头看向柳曼青道:“这块玉的价

格起拍价我想换一下!”

“可以!你是雇主,当然有这个权利!”柳曼青满脸笑容道。

“这玉的确很珍贵,一百五十万的确低了一些!”四周的人相互议论起来,而这时叶飞扬的声音响起道:“我想起拍价格为一百八十元!”

“什么?一百八十元?是不是听错了,他说的是一百八十万吧?”

“我听到好像也是一百八十元……”

四周的人再次震惊了,本以为叶飞扬会往高处抬价,却没有想到竟然压到了一百八十元?

刚想到这里,所有人同时想到了叶飞扬两百元将一套夜光杯买了去,难不成在还么?

柳曼青呆了呆,随后美目弯了起来,脸上的柔情之色更深了起来。

余老怔了怔,随后笑意也挂在了脸上,叶飞扬倒是不傻,甚至可以说这手段高明的很,一套夜光杯,还是古玩,那价值同样不菲,这么大的人情,叶飞扬绝对承受不起,但现在如此做,那算是返还了回去……

“哈哈,苏兄弟,看来这是冲着你家那位来的啊!”站在苏典身边的白衣男子大笑了出来,神色表现的极其精彩。

“是!”苏典回过神,神色带着古怪。

四周的人渐渐也明白了什么,神色同时挂满了惋惜,如此极品的羊脂玉,要知道每个人都做好了叫价的准备,但如今也只能放弃,因为苏家那位,他们同样得罪不起……

“一百八十元,开始叫价吧!”柳曼青缓缓开口,声音依然那么动人,不过任谁也可以听得出来,她的开心……

“两百元!”苏典无奈耸肩,直接出声,他虽然将价位叫平了,但他心中也明白,他老姐貌似要输了,而且还是输给了叶飞扬的二十元上……

结果可想而知,两百元过后,无人在叫价,极品羊脂玉也自然落在了苏典的身上。

“好了,今天的拍卖就此结束!”柳曼青微笑开口,而话落后,从台子上走了下来,直接到了叶飞扬的身边。

“余老,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柳曼青看向余老说道。

“的确认识了!”余老点点头,随后感叹道:“如果没有他,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更不会看到如此精彩的大戏!”

“如此说来,余老对他也很满意!”柳曼青脸上的笑意更深,体现在那绝美的脸蛋上,动人心魄。

余老先是一愣,随后好似明白了什么,目光不由重新审视起了叶飞扬,随后轻轻点头道:“的确挺满意的!”

叶飞扬在旁侧听着两人的交谈,满脸疑惑,什么意思?

正当他茫然好奇的时候,柳曼青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满脸笑意道:“那这个星期天抽时间让他们见见吧!”

“见面?”

叶飞扬一愣,瞬间想起了什么,他清楚记得昨天和柳曼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说过他大哥给他安排了一个什么未婚妻。

难不成?

在他想到这里的时候,神色极其的精彩,难不成老者是他那未婚妻的亲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