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战

赵无极的速度突然变得快了起来,似乎只是一步就来到了唐三面前,巨大的手掌举了起来,身上的第二魂环同时亮起,哈哈大笑一声,手掌在魂环的注入下瞬间变成了金色,体积增大一倍,直接朝着唐三拍出。

小舞此时还在唐三怀中,唐三自然不能让她替自己挡住这一掌,赶忙将她扯开,但就是这简单的动作,却令他自己失去了躲闪的机会。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舞身上的第二个魂环却亮了起来,她的双眼突然变成了血红色,直勾勾的注视向赵无极。

赵无极只觉得大脑中一阵发晕,吃惊之下,这一掌拍下去自然也就变得缓慢了,魂力也削弱大半,眼中金光大放,“好,居然有迷惑类的魂技。”

小舞眼中的红光与赵无极眼中的金光一对,顿时哼都没哼出一声,直接昏倒在唐三怀中。口鼻同时溢血。

唐三几乎是下意识的借助这一缓和的机会,脚踏鬼影迷踪,脱离出了赵无极的攻击范围。

赵无极那一掌也并没有真的拍下,他并没不想伤害这些孩子。

“妹,妹。(ps:这是小舞)”唐三焦急的叫了几声,赶忙将玄天功内力输入小舞体内。可小舞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赵无极并没有再次追击,站在那里,道:“她没事,迷惑类魂技的效果虽好,但她的魂力和我相差太大了,受到自身魂力反噬,自然也只能是这个结果。就像你那蓝银草上附带的毒性也对我无效一样。让她睡一晚,明天醒来就会恢复了。”

目光转向宁荣荣,赵无极微笑道:“不用我再出手了吧。七宝琉璃宗的小丫头。你们输了。你们几个还是太差了。连我一柱香的时间都挡不住。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怀抱着柔软如绵的小舞,唐三缓缓抬起头,他的黑眸中没有任何情感,却十分深邃。

他抱着小舞缓缓转身,走到宁荣荣面前,“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照顾小舞一会儿。”

宁荣荣愣了一下,收起了自己的七宝琉璃塔武魂,将小舞接入怀中。虽然她的武魂是辅助性的,但魂师都有魂力,身体自然比普通人强得多,抱着小舞一个女孩子并不算什么。

将小舞交给宁荣荣,唐三转身朝着赵无极走了过来。

赵无极愣了一下,“怎么,你还想继续么?恐怕你连我一次攻击都接不下来。我的第二魂环技大力金刚掌可不是那么好挡的。”

赵无极当然不会因为那根香没有烧完就拒绝眼前这四个孩子加入史莱克学院,事实恰好相反。这几个孩子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令他大为惊喜。不但每一个的实力都有特色,而且在没有在一起练习过的前提下居然能够配合的如此默契。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和学院仅有的三名学员相比,只强不弱。

他之所以最后的话说的刻薄一点,是不希望这些孩子因为自身的天份而产生骄矜之气,以前史莱克学院并不是没有因为自身骄傲而导致后来实力进步缓慢的例子。赵无极可不希望面前这几个好苗子走歪路。只是他没想到,唐三竟然会走回来,单是这份勇气已经令赵无极大为欣赏。

唐三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要和您继续眼前的考试。”

赵无极有些失望的道:“那这么说,你是认输了?”

唐三又摇了摇头,“不,我希望能和您认真的打一场。一切重新开始。请您再点燃一根香。如果我坚持过一柱香的时间,那么,请您允许我们四人同时进ru史莱克学院。”

赵无极似笑非笑的看着唐三,道:“那如果你没能坚持呢?别忘了,刚才你们四个人一起上,最终还是输了。”

唐三可以替自己做决定,甚至可以替小舞做眼前的决定,但他却不能代替另外两个人。扭头看向宁荣荣和朱竹清。

此时,朱竹清脱臼的手臂已经被戴沐白接上,人也清醒过来了,只是气息微弱,虽然不想留在戴沐白怀中,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了起身之力。

宁荣荣向唐三微微一笑,“唐三,我们是战友。从小爸爸就教导我,不能抛弃战友。大不了我们一起走就是了,反正我们已经输了测试。帝都的学院肯定不会拒绝我们。”

唐三再看向朱竹清,朱竹清似乎没有了说话的力气,但却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向唐三点了一下头。

尽管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但伙伴的信任,却像是赋予了唐三无与伦比的力量。转过身,再次面对赵无极,“如果我败了,那么我们就一起离开。”

“无极叔叔,好久不见。不过无极叔叔也不用我一回来就送给我这么大的礼物吧!”般的声音从四面响起。

“叮,叮,叮”一位拥有银色头发的男孩从树林里飞出,站在六人面前。他身着白色长袍,上面绣着七宝琉璃宗的专属标志,扎着齐地的银色马尾,显露出他的雍容华贵。他回头看着宁荣荣,轻轻的道了声:“荣荣姐。”

“弟……弟……弟弟!?”宁荣荣此话一出,“众人便惊讶的看着两人,来者的装束与宁荣荣的一番话确定了男孩的身份。显然,来者就是千瑾夜。

“真的好久不见,”赵无极说道,“夜儿,听说你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封号斗罗了,我想和你切磋一下,我记得你的多生武魂可是有强攻系的武魂的。”

多生武魂?戴沐白等五人面面相觑,心想:那是什么概念?双生武魂就已经少得够呛了,他居然是多生武魂?还在八岁时就突破了封号斗罗,那是一些人穷尽一生都达不到的水平啊!

“所以,夜儿可以让我知道我现在的水平到你哪里?”赵无极坚持不懈地问道

宁荣荣将小舞平躺着放在地上,走到千瑾夜身边,对赵无极道:“你还没有到……”“荣荣姐~”千瑾夜撒娇地对她说。“呃……好吧!好吧!夜儿想要打就去吧!(ps:目前的宁荣荣还没有改变她的脾气,但以后会改的,只是唯一没变的是她的弟控情节)”宁荣荣无奈的说,站到一边。“可以。不过无极叔叔,我们在开始前,我可以先治疗一下他们吗?”千瑾夜问道。赵无极点了点头。

一段时间后……

“好了,无极叔叔。我们可以开始了。”千瑾夜转过身向宁荣荣。千瑾夜突然窜了出去,仅仅一脚,赵无极那高大的身躯已被甩出了森林。这一幕被千瑾夜身后的五人看得一清二楚,看得他们目瞪口呆,唯有宁荣荣还能保持微笑。能一脚把拥有大力金刚熊武魂的不动明王赵无极甩出去的人,得拥有多强的实力?至少是魂斗罗吧?可眼前这个比他们还要小的男孩怎么可能做到?难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第一个开口的是唐三,他冰冷的眼神使千瑾夜有点不舒服,“我么?”但千瑾夜仍是笑着回答,“我是宁荣荣的干弟弟,千——瑾——夜”“千瑾夜?!”五人包括唐三在内,一瞬间都变得呆滞起来,“你真的是千瑾夜?”

“是的,我是叫千瑾夜。为什么你们这么不确定呢?”千瑾夜呆萌呆萌地回答。

“夜儿,你难道一点都不记得我们了吗?”他们异口同声地大声说。

“恩?我要记得什么?”夜儿歪着头说。

“是啊!夜儿好像并没有跟你们有过交际吧!”宁荣荣不解地问道。

“谁说没有的!!”他们大声地吼叫。“夜儿,我是你的白白哥/清清姐/三哥/小舞姐(ps:当小舞已经醒了)/小斯哥哥(ps:把也算奥斯卡在场吧)”

“哦~我记起来你们。”千瑾夜这才想起。

“这还差不多。不过,某人的话……”所有人都望向唐三。

“夜儿,刚刚对不起你,用那么冷的语调对你说话。”唐三自责地对千瑾夜说。

“没事,三哥。”千瑾夜傻傻地说。

“呵呵……小夜你还是老样子啊~”众人感叹道。

“无极叔叔,我可以跟他们一起学习吗?”千瑾夜憧憬地望着赵无极。

“当然可以,小夜,只要你愿意。”赵无极乐呵呵地说。

……

晚上,树林深处。

一个沉重的脚步带着一个身着破旧灰色长袍的老人,其实,他才五十七岁。身后的九个魂环彰显实力:黄、黄、紫、紫、黑、黑、黑、黑、红、红,尤其是那个扎眼的血红色魂环,象征的可是十万年,十万年啊!在大陆上,封号斗罗有十几位,可真正拥有十万年魂环的,不超过个位数。

“叮——叮——”一个全身闪耀着灿金色,后背一扇蝴蝶翅膀,头顶一对弯曲的蝴蝶触角的女孩儿,身后,九个魂环无比闪耀:金、金、金、金、金、金、金、金、炫金、□□、□□(ps:都是神级魂环),没错,他就是千瑾夜,整个大陆上,拥有这样子的魂环配比的只有他一人,“晚辈千瑾夜,参见唐昊叔叔。”千瑾夜微微躬身,轻轻地说道。

“不必多礼。”老人的声音沙哑,二胡的声音都比他强百倍,“你很厉害,天赋十分好,你打破了我的记录,十一岁的封号斗罗啊,以后也不可能有你这天赋的人啊。“多谢昊天叔叔夸奖。”千瑾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知道昊天叔叔找我来有何要事呢?”

“夜儿,在他成为强者前,请你保护我的儿子,别让他受欺负。”沙哑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儿子?”千瑾夜略微思考了一下,“可以,但是是在我的实力范围内。不过昊天叔叔,三哥,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老人慢慢转过身,首先消失的是那九个魂环,随后是他的气息,只留下逼音成线:“恩,他还不知道,他只知道我是个铁匠,是个只和劣质麦酒的铁匠。”

铁匠?千瑾夜呆滞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曾经力挫武魂殿的昊天斗罗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还有,小夜,希望你别这么呆!”唐昊的话停留在空中但并没有人听到。

奥斯卡的这个“小斯哥哥”,其实我自己感觉好诡异啊!不过想想,好像没有更好的了。而且我感觉我好像越写越崩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