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苏落雪对潼城一点也不熟。

与元翊一同入住潼城凤凰楼内,苏落雪就蹑手蹑脚地溜出房内,找到店小二塞了一锭银子打听潼城有哪些好玩的地方,而且还让店小二细细讲述几个地方的典故。

收了银子,店小二自然说的卖力,直到子时才分散,殊不知这一切全然早已被一直监视他的清朗尽收眼底,当即回去禀报了元翊。

此时的元翊则是负手立在窗前,那一轮溶溶明月铺洒在他冰凉地脸上更显寒色,一双精锐的眸子闪烁着如鹰般的锐利,没人看的透他在想些什么。

看着沉吟许久的元翊,清朗忍不住开口:“爷,这个青衣很可疑,要不要我杀……”

元翊扬手制止:“没弄清楚他幕后之人是谁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可是,多留他在身边一日,我们就更危险。”清朗依旧担心。

元翊转身,冷盯着他:“清朗,平日里我怎么教你的?”

清朗垂首:“清朗知错,我只是感觉这个青衣和以往那些奸细不一样,以往的奸细可以装的不露一丝痕迹,而这个青衣……”他憋了许久,终于找到一句形容他的话:“若他真是奸细,那么他就是最蠢最明显的奸细。”

※※※

翌日,正要和元翊一齐出游潼城的苏落雪就听闻四周地百姓纷纷传出潼城取消戒严的风声,顿时一张满脸光彩的脸就瘫了下来,喃喃地问:“大哥,如今潼城取消戒严了,你要是有急事出城的话,就先去吧,咱们以后还有机会游潼城的。”

元翊却摇头道:“既然都到了潼城,又有青弟你引游,那我多逗留一日也未尝不可。”

听到这里,她失望的脸色又放光彩:“好呀,大哥我和你说呀,潼城好玩的地方可多了,灵华寺,忘情崖,溯方寨……”苏落雪掰着指头一个一个地算着昨夜从店小二那儿听来的地儿,可是数着数着却突然遁了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目光中有些凄凉:“其实,潼城最美的地方是黄泉路。”

“黄泉路?”清朗满脸狐疑地问。

“其实我慕名潼城的黄泉路很久了,关于它的传说也是从二姐口中得知,正好今日潼城取消戒严了,我便带你出潼城南门,看看黄泉路。”苏落雪突然改变了昨夜想了一晚上的路线:“大哥,要不我们去黄泉路看看吧,那里传说有一个十分凄凉哀婉的爱情故事。”

元翊看着他突然转变的眼神,有些诧异,却未点破,只是召唤了一辆马车,往黄泉路赶去。

一路上,苏落雪都神采飞扬地在说着话,而对面的元翊和清朗全然是两个听客,对于苏落雪的口沫横飞,清朗一路翻白眼,打呵欠,元翊就像没听见似地,偶尔冒出几个字回应一下。

而苏落雪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累,也不觉得自己说话无人响应很尴尬,她只是在元翊面前,想多说几句,她知道,也许她这一生也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能在元翊面前这样毫不避讳地说话。

八年了,她想对他说的话太多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