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荀洛回到屋中,苏落雪立刻燃烛掌灯,只见他的脸上一片死寂,背上赫然醒目的鲜血染红了白袍。

“橱子左边第二个抽屉里有金疮药和纱布。”他伏靠在桌上说着。

突然间,她开始佩服起荀洛来,身中一箭能够逃脱,在危急的时刻头脑冷静地处理此事,更有非同于常人的忍耐力与气势。今夜若他少了一分忍耐,少了一分气势,他必死无疑。

堂堂二少爷竟然在自己府上当贼,说出去定让天下人看笑话,依方才荀夜那带着杀意的眼神来看,纵然抓到刺客是荀洛,他也不会留一分情面,荀洛难逃一死。

小心地褪去他的衣衫,为其洒上金疮药,然后取来纱布为他包扎,手法很是生疏。

“今夜为何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荀洛气若游丝地问。

“对我也没坏处呀。”苏落雪笑道。

“如果今夜大哥硬是让人进来搜了,我必死无疑,而你则是同谋。”

“可是我相信,荀夜绝对不会进来搜。”

“为什么?”

“因为你是他的二弟。”

荀洛听到这里便笑了出声,惨白的脸上充斥着邪魅地笑意:“苏三,你果真有胆识。”

苏落雪将纱布绑好,再为其将上衣穿好,眼中亦有几分迷惑:“你是南昭侯的二公子,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要对付自己的父亲,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荀洛不说话,只是那阴郁的眼神泄露了他的心绪:“你下去吧。”

苏落雪将东西收拾好,熄了灯,却在黑暗中盯着那个看似已经睡去的荀洛,低声道:“其实我今夜帮你,还有一个原因。”她顿了顿,嘴角扯出一抹清雅地笑意:“我对你有份熟悉感,仿佛我们认识了很久很久……”

闭目躺在**的荀洛听着屋门关闭地声音,还有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地笑意,在黑夜中如妖艳的墨罂粟。

※※※

几日的疗养,荀洛的伤好了许多,侯府依旧在搜捕那名刺客,荀夜断定那名刺客不可能逃出守卫森严的侯府,几日未搜捕到刺客唯一的答案就是,那名刺客本就是府中之人。侯府出了奸细的消息很快便蔓延开来,看似平静的侯府内藏即将爆发的波涛汹涌。

洛阁的后园有一片樱花林海,此时正是樱花绽放之际,满园飘散着樱花的淡然芬芳,一阵风拂过,翩然地樱花纷落满园,铺了一地粉白。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