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阙深深,雨势依旧,宫灯摇曳,元翊疯狂地在雨夜中奔跑着,全然不顾全身的伤痛,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她出事!

当他奔入那冷寂的雪华宫,只见苏落雪站在回廊仰望苍穹,宫灯照得她脸色苍白如纸,一行宫人脸色冰凉,面带杀意。

许久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然地笑意,仿佛瞬间想透了许多。

她转身,探手欲端那杯鸩酒,风雨中却传来一声“华妃!”在寂寂皇城的雨夜中,那么清晰,令人心惊。

她侧首,正对上站在雨中的男子,他喘息着,那双眸子即使在雨夜中仍旧那么璀璨犀利,里边分明写着急切的恐慌。

冷静如他,竟也会有这番表情。

他站在倾盆大雨中,风雨侵袭着他的铠甲,难掩风霜。

她望着雨中那个男子,忽地笑了,眼眶的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

元翊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近,低声唤着:“青弟。”

她全身一颤,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怀疑自己耳中所听到的。

“其实大哥早就知道,苏落雪就是我在潼城认识的那个青弟,她在黄泉路上不顾一切的为我挡箭,掉下万丈深渊后,我便去查风影的身份。能让风影如此守护的人,只有苏家三小姐,苏落雪。”

他一步一步朝她走来,原来他一直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是你,通知苏家人去黄泉路救我的?”她颤抖地问。

他不答,却是默认。

“既然瞒了这么多年,为何还要说出来。”她嗤嗤笑了出声,而眼眶中的泪水却是愈凝愈盛。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遗憾,这个遗憾让我背弃了与荀洛之间的承诺,临阵退缩。可退缩之后,我却不敢去完成这个遗憾,不敢打扰她的生活……可是,当我的步步退让,换来的却是荀夜的步步紧逼,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押我入宫审讯,我恨荀夜,是他夺去来了我元家的江山,既然他要我死,我也要让他痛苦……”元翊笑了,却在一笑中,沧海桑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是我告诉他,你对我的情意。”

终于,苏落雪的泪水在这句话的尾音隐去之时,滚落而下。

原来,是元翊告诉荀夜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5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