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之时,一名丫鬟捧着糕点与珍肴推门而入:“小姐,该用晚膳了。”

静躺在床榻上人纹丝不动无人回应,丫鬟顿觉不对劲,才要举步上前查看,只觉身后一阵凉风扫过,颈间一痛,瞬间倒地。

苏落雪看着又一个被她解决的人,嘴角露出丝丝微笑,昏黄的烛火映射在她的脸上,淡淡的殷红乍现。

她将脸上的人皮面具取下收好,又穿上方才被她打晕的丫鬟的衣裳,怀里揣着价值千金的珠宝于漫漫黑夜中悠然行走。由于夜色黯淡无光,一路走来,并未有人察觉她的异样,更重要的是偌大一个侯府无数丫鬟奴才,又有谁会注意她这样一个面生的丫鬟呢?

凭着进来之前小虎给的南昭侯府的地图一路畅通无阻,他们还真是有心,似乎预谋盗窃南昭侯府很久了。当贼,她平生第一次,却一点也不如想像中的惊险刺激,不免有些失望。

转过朱墙粉壁,又见长廊,如巨龙蜿蜒而下,看不到尽头。

“你是哪阁的丫头!”身后传来一声厉喝,苏落雪顿时一阵僵硬,随即平稳呼吸转身,恭敬的垂首道:“奴婢三小姐语阁的丫鬟。”

张嬷嬷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了眼前的苏落雪,飘逸的刘海时不时被风吹起,那灵动的眼眸若隐若现,甚为可人。严肃的嘴角出现一抹满意的笑,点了点头,便说:“你,随她们一起去洛阁。”

“洛阁?”眉头一蹙,脑海中努力搜寻这个陌生的字眼。目光不时扫向张嬷嬷身后的一群与自己衣着打扮相似的女子,还在考虑要不要随她去时,张嬷嬷已经不耐:“还不后面站着去,呆愣着做甚?”

“是,嬷嬷。”为了不打草惊蛇,她立刻站进那群丫鬟之中,一边走还一边盘算着找机会溜出去。可是这一路上却没有一个机会能逃,来来往往的奴才也越来越多,越往前走,愈发的灯火通明,但见红墙金脊,宫灯高挑,丽影翩跹。

张嬷嬷恭敬的站在屋外低声道:“二少爷,人都到齐了。”

“嗯,进来吧。”慵懒而低沉的声音穿透白棉窗纸传来。

张嬷嬷这才放胆子推开厚重的门,领着身后数十名婢女进去。门才被推开,烟雾匍匐缭绕,香气扑鼻而来,似海棠,似麝香,似莲花……每走近一步,便变幻着一种香味,实难令人猜透此香为何。

汉白玉砌就的浴池,水声潺潺,映着宫灯的水波晃动,明如月光,璀璨的金光布满一室。

池壁上倚靠着一名男子正闭目养神,发丝半湿,零落的覆在耳侧。晶莹的水汽凝成水珠沾在他的睫毛上,那纯如雪的白皙肌肤吹弹可破,微挑的嘴角为他凭添了几分不羁的风姿。与生俱来的贵气衬的他完美无缺,犹如暗色中绽放的一朵诡异奇丽的曼陀罗。

而苏落雪早在第一眼见到池中男子那一刻便已呆住,伫立于原地无法再移动分毫。这样一个男子,只能用美来形容,美得根本不像是个男人。

几名丫鬟以赤足下水为他轻搓身子,另外几名丫鬟跪在池岸两侧,朝池内洒着花瓣,娇艳欲滴的月季花瓣**漾在池水之中,芬芳怡人。

“干杵着作甚?还不给二少爷搓背揉肩?”张嬷嬷瞪了落雪一眼。

这才回过神,她轻步走向池边跪坐着,探出纤细柔嫩的手为其揉肩。由于从未伺候过人,她揉的有些吃力。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