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她找不到方向,无力地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荒芜之地奔跑着,好多次被绊倒,她又爬起来,继续用力奔跑。她总觉得,身后有鬼魅在追逐着她,让她无法逃离,即便是用尽全力,仿佛还是在原地静止不前。

无边的黑暗将她整个人笼罩,她无助,害怕,想找寻一个停靠的港湾,可是迟迟都找不到那个人。

突然,黑暗中破空而来一道洁白的光芒,如流星一般朝她飞近。

她被光芒刺的睁不开眼,待看清楚那道光芒时,那支锋利地剑已插入胸口,她没有感觉到痛,只是呆呆地看着手握长弓而缓缓走来的荀夜,他的眸子间冰凉冷血,不带一丝情感,仿佛是要置她于死地的坚毅。

“啊!”一声惊呼出口,睡梦中的苏落雪从寝榻上惊坐而醒。

她重重地喘息,额头上已布满冷汗。

许久,她才从梦魇中挣脱出来,昏暗的寝殿中唯有一盏青灯摇曳,隐约照亮了一处,可看在她眼中却是那么苍凉。

她不自禁地将衾被拥入怀中,想从中找寻温暖,可她的身子却愈发的寒冷。

终于,她还是掀开衾被,翻身下床,披了件衣衫便拉开寝宫之门,迈步而出。

守夜在外的宫人一见华妃出来便恭敬地一拜:“娘娘,这么晚,您要去哪儿?”

“本宫想一个人走走,都不要跟来。”她的声音空洞无神,呆滞地目光朝那深深的回廊望去,没有任何迟疑,缓步而行。

今夜,是上元节,本该是一家团圆之日,可是这皇宫却发生了这样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他亲手弯弓射死了自己的弟弟。

而她,看着那一幕,也仿佛看透了这皇宫。

没有人情,没有尊严,更没有爱情。

一阵北风呼啸而过,吹得她的披风与散落的发丝迎风而舞,她仿佛想到了那一日在寺庙中求的一支签:皇室显贵,宫壁高楼,皆非夫人之幸,若想渡劫,唯有归一我佛。

她低头,看着始终紧捏在手心的珠钗,当日被她摔成两段的朱钗,如今已修补完好,几近无痕。

仿佛又想起了那日在灶房内,荀洛将这支朱钗插在她的发髻,用低沉地声音说:如你遇见这花,如我遇见你。

他早就料到了今日的结局吗?所以,在今后的日子中,他要用这支朱钗让她时时刻刻来记住他?

其实,没有这支钗,她也永远忘不了荀洛,忘不了这个陪伴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的风影。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4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