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御书房外除了火把“噼啪”燃烧的声音,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听着元鑫说的话,没有人敢做声,也许更多的人是在观望。多数跟随荀洛一齐来势汹汹的官员,都不自觉的冒出了冷汗。

而此时的元鑫仿若没有了刚才的惧怕,继续往下说道:“一路上,我与母亲知道原来安亲王想利用我们母子推翻新帝政权,新帝是个好君王,他的战功赫赫,民间百姓皆有耳闻。我不能助纣为虐,为了一己安危,让安亲王谋逆成功,那将会给天下臣民们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当着这么多臣子的面,我一定要说出真相。”

元鑫的字字句句铿锵有力,畅谈甚流,像是早已准备多时,丝毫不见慌乱。

御书房外忽而一阵沉寂,荀夜冷冷地笑了笑,问道:“事到如今,安亲王你还有何话说。”

荀夜低低地笑了出声,笑意由小转大,最后化作一声声狂妄的大笑。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荀洛身上,此时的他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笑的张狂而悲切,那目光中尽是嘲讽。

荀夜冷眼看着有些癫狂的荀洛,气势依旧:“荀洛,你知道朕为何要封你为安亲王吗?”顿了顿,随即嘴唇一勾:“朕从小就知道,你一直喜欢与朕争,即便是朕登上了这个帝位,你仍旧不愿放手。”

荀洛渐渐止住了笑,眼眸骤抬,闪着鲜红的血丝:“凭什么,我付出的并不比你少,可是你得到的却比我要多的多。即便你给我再高的爵位,我仍旧不甘心,永远都不会甘心!”

荀夜的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说到底,你想要的不过是这个皇位罢了,这么多年来,你从来都未放下过。”

荀洛亦目光锐利地回道:“是,谁都想要至高的权利,可是自从那一日的雪中邂逅,我遇见了她,便变成了一个在权利与感情中不断挣扎,矛盾的人。直到如今,我才明白,再至高的权利,终究抵不过有她在我身边。皇位,并不是为我自己而夺……”

他的话还未说完,元翊忽然喊道:“来人,将这个逆臣贼子拿下!”

此时,禁卫军已拔出长刀朝他冲了过来,御书房顶数百名黑衣人也持刀飞跃而下,杀气沉沉,直逼荀夜。

“保护帝君!”定安侯面色一紧,立刻冲四周大喊一声,亦有百来名隐匿在黑暗中身着盔甲手持盾牌长刀的禁卫冲了出来,将荀夜牢牢地围住,不留任何一点缝隙。

看这架势,荀夜是早有准备,今晚不过是留在此处守株待兔罢了。

只是,让苏落雪意想不到的是,此刻的元翊竟然将矛头转向了荀洛。

她以为,元翊明智的话会抽身而出,却不曾想到他竟然反将矛头对准荀洛,是为了自保?

原来,这就是皇宫,任何人的心中都有自己一番如意算盘,即便是背弃了良心,也不过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荀洛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禁卫军,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愕,目光投递至元翊的身上,随后嘲讽一笑,眼中已闪过决绝。

他知,这一刻已经输了,输的彻底。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4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