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平长公主的死,为整个皇宫凭添了几分哀怨之气,帝君有令,为悼升平长公主,宫人皆着素衣,不得饮酒食荤一个月,有违令者杖责八十。

而雪华宫,依旧寂然,自长公主薨后,帝君已大半个月未再来到雪华宫,也未再踏入朝凰宫一步。

所有人都暗暗揣测帝后与华妃已失宠,可却未见帝君召丽贵妃侍寝,也废去了选秀之制,变得不近女色。宫中私下议论纷纷,太后也为此事与帝君闹过一次。

当流言蜚语愈发愈多,唯有苏落雪的心却越来越沉,她知道,荀夜只不过在完成对她的承诺罢了。

华雪与阿希娅是他不得不娶的女子,而废去选秀却是为了她。

可是荀夜不知,所谓帝业如画,不仅仅只是废去选秀,她更想要的是这帝业如画一般美,没有任何污点,瑕疵。

但荀夜对荀语的无情让她害怕了,若有朝一日,她若犯错,他是否也会如此无情。

“娘娘,华修大学士在外求见。”紫羽的禀报声让她回神。

华修?

是许久没有见过华修了,自从那日他告知她曾经七夕那段缘错后,便像是从她的视线中消逝了一般,只能听到他的消息,见不到他的人。

“传吧。”苏落雪怔了怔衣襟,便走入屏风之后慵懒而坐,看着一个身影自门外步入,于屏风中央站定,恭敬地作揖:“臣华修参见华妃娘娘。”

“大学士今日竟有这份闲情逸致来见本宫。”苏落雪抚弄着食指的珠翠戒指,问的随性。

“自从长公主出事后,帝后与华妃双双受了冷落,难道华妃就想就此与帝君冷战下去?”华修于屏风右侧的红木椅上就坐,紫羽为其奉上一杯西湖龙井后便退至寝宫门外候着。

“本宫觉得如今你更应该去看看帝后,而不是来雪华宫。虽说近来帝君冷落的本宫,但大学士冒昧来见本宫,也难免落人口实。”苏落雪揭开盖帽,杯中热气顷刻涌出,茶香怡人。

“妹妹做错了事,自然由我这个哥哥来道歉。”

“道歉?”

“其实你知道华雪的,她心性纯良,只不过一时被妒忌冲昏了头脑,才会做出那种蠢事,你不会怪她吧?”华修说的声音平静如水,却透着几分叹息。

捏着盖帽的手一僵,似乎在瞬间又想到了荀语安详地如睡着了般躺在寝榻上的模样,绵绵的哀伤不绝涌上心头:“你说的这句话,是以华修的身份对我说,还是以华大人的身份同我说。”

华修疑惑地问:“这有区别吗?”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4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