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满朝沸腾,所有言论皆是反对册封苏落雪,而荀夜越往下听,面色愈冷。

“你们所有人都反对册封苏落雪?”荀夜冷声问。

“请帝君三思而后行。”众人齐声道。

荀夜冷冷地笑了一声,不大不小,正好传入百官耳中,跪地的百官相互对望一眼,只觉那声冷笑寒意逼人。

“你们可听过故剑情深的典故?”荀夜不轻不重地问。

董瑞立刻明白帝君这话的意思:“微臣听过这个典故,但是此时的情况不一样,许平君并非苏落雪,所以还是请帝君三思。”

“对,苏落雪并非许平君,但是她所做的只能比许平君有过之而无不及。”荀夜说到此处,缓缓起身,迈下龙椅,双手负立:“苏落雪身上有两处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疤,一处在左肩口,是箭伤。这箭伤是当年在莞城一战朕潜入康国帐内烧粮草,苏落雪不顾自身安危引开周围士兵而中的,正因为她敢于将生死置之度外,才有了那一次烧粮草的成功。”

“这第二处伤在背脊,这一处最为严重。去年朕奉皇命出兵讨伐匈奴,她也随行在军,一次战役她惨遭被俘,朕与几位将军商议好行动便孤身一人进入匈奴军帐。千名士兵阻杀我们,她没有临阵逃离,而是与朕并肩退敌,最后不顾生命勒住匈奴军大帅的脖子,朕才能取其首级,而她也中了一枪。若是当时她走了,也许朕已丧命在军帐内,这种生死相随的感情难道配不上故剑情深四个字吗?”荀夜一步一步迈下龙阶,字字句句回**在大殿中,铿锵有力,引得满朝文武无话可说。

“苏落雪罪臣之女,她却未与苏家同流合污,一心向着荀家,向着朕这个夫君,甚至死生相随!朕有什么理由将糟糠之妻逐出皇宫,那朕岂不是忘恩负义,有愧所谓的仁义二字!”

“帝君说的在理。”华修打破了满朝文武的沉寂。

“帝君虽然说的在理,但是臣还是反对册封苏落雪!”董瑞执意道:“难保她不是为了博取帝君您的信任才做的这些,待到时机成熟,为苏家报仇!”

“是呀,帝君,此女万万不能册封!”

顿时,又是一声声地劝阻。

“够了!”荀夜一声怒吼,杀意顿显,直射董瑞:“若谁再阻止册封之事,就是想陷朕于不仁不义,杀无赦。”

所有人皆被他眼中的杀意震慑住,瑟瑟而不敢再说话,唯独董瑞仍旧不死心道:“帝君!”

“朕意已决,退朝!”荀夜挥了挥衣袖,便独自下朝,空留那跪了满地的文武百官相互对望。

※※※

太后殿内周丽婉单手支着额头满脸愁容,就在一个时辰前,以兵部尚书董瑞为首的十名官员跪在太后殿外,求她劝阻皇上册封苏落雪为华妃的旨意。

“太后娘娘,此事该如何处理?”看着太后心烦意乱的模样,湛蓝小心翼翼地问道。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4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