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昨夜在你这就寝的?”尖锐腻人的声音回**在屋内,冰冷的声音里还藏着几分审判地味道。

自来白兰轩那一刻起,阿希娅便用审视与不屑地目光看着一副没睡醒模样地苏落雪,眼角微微有些黑眼圈,以及未精心打理过的发髻,朴素地衣衫,丝毫瞧不出有任何光彩夺目的特质。

“回娘娘,是的。”苏落雪的声音低沉,她确实未睡好,记得她正沉睡过去后便被紫羽喊醒,说是丽贵妃驾到,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提醒她当心。

昏昏欲睡的她早已全身无力,眼皮打架,可她也明白,必须从**爬起来,这个丽贵妃想必是来兴师问罪的。

昨夜她的大婚,本该在她寝宫内就寝的帝君却来到了白兰轩,换了她,也会愤怒。

“那真是奇怪了,一个连封号都没有的女人竟留帝君在屋中过夜,谁给你的胆子!”阿希娅说话也不拐弯抹角,才就坐,冰寒的怒火便直逼苏落雪。

苏落雪立于正厅,精神虽然不好,却也不卑不亢,丝毫未被阿希娅的冷厉震慑,只是淡淡地答道:“昨夜帝君太累了,便在白兰轩就了寝。”

“好个帝君太累了,你可知昨夜是本宫与帝君的大婚之夜,你竟然耍弄手段将帝君留在此处,你该当何罪!”阿希娅越说怒火越盛。

“帝君要留在白兰轩,怎能怪夫人。”紫羽却在此时站了出来说话。

“狗奴才,本宫说话何时轮到你插嘴了,来人,给我掌嘴!”阿希娅立即吩咐随身两名太监,他们立刻上前狠狠地抓住紫羽就要动手,苏落雪一见这个场景,正要开口,紫羽却是灵活的一个闪身便避过了他们的钳制,随后单腿一勾,便将两个太监踢到在地,紫羽冷冷地看着阿希娅:“夫人虽未受封,却也不是任何人便能欺负的,谁若敢对夫人不敬,紫羽定不轻饶。”

“好个忠心侍主的奴才,以为会区区几个花拳绣腿便能在本宫面前放肆?”阿希娅气的脸色发白。

“夫人再怎么说也是帝君的原配夫人,只是时机未到,不能受封。单看昨夜帝君留宿白兰轩,便可知夫人在帝君心中的地位,你若是真敢动了夫人,帝君定不轻饶。”紫羽一心护主,丝毫不畏惧坐在面前的是丽贵妃。

阿希娅怒极反笑:“好,本宫今日动定了苏落雪,倒要看看,帝君会怎个不轻饶法。”说罢,掌中暗暗凝内力,正待逼出,却闻堂外传来一阵娇柔地笑声,浅浅传来。

“才入白兰轩便听到里边有声音,真是热闹啊。”荀语神色淡然,嘴角却挂着笑意,举手投足间皆是妩媚风情。

“参见长公主。”堂内众奴才恭敬伏拜。

“起罢。”荀语一挥手,盈盈目光看向阿希娅:“这就是康国来的阿希娅公主吧,果然如传闻中一般,美艳动人。”

阿希娅收起掌势,凝目看向荀语:“你是升平长公主。”

荀语颔首,笑着走近阿希娅:“刚看贵妃你刚才起掌势似乎想与紫羽比试一番?那你可是挑对了人,紫羽自幼便跟随皇兄身边为贴身侍卫,倒也学会了皇兄的一招半式,你们比试起来肯定有看头。但是这毕竟是天朝后宫之地,不比康国,阿希娅公主你是王最宠爱的女儿,他能任由你胡来。这后宫之地,毕竟还是帝后掌权。若是你们在后宫动手之事传到东宫,只会让人抓了把柄去。”

“那又如何?她还能把我怎么样?”阿希娅声音里满是不屑。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4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