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男装易容的苏落雪撑着自己虚软地步伐游走在大街上,不时探出胳膊锤锤自己酸痛的双腿。逃婚数月,她靠着自己一双脚走过关城、川城、晋城。她并不急着去莞城瞧华修,毕竟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不痛快的玩一场是决不甘心的。一路上她凭借着风影临走时给她的一张清秀俊逸的人皮面具有恃无恐的四处张扬行走,观千峰奇景,碧水浪涛,玩的不亦乐乎。

瞧这繁华的街道上,人们衣着光鲜,满面红光,不愧是能与洛城媲美的潼城。

突然,几个脏兮兮的乞丐捧着破碗满脸期待的围了过来,哭诉着:“公子行行好,赏口饭吃吧。我的孩子小虎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为爹的不吃也就罢了,可我不想饿着我的孩子……”

然后捏捏一个七八岁左右大的孩子的脸,又说:“您瞧他一身皮包骨的,这脸都成菜青色了。”

看他们确实可怜,她便摸出荷包想要施舍些钱财,当她将荷包掏了底朝天却只有十个铜板。她忘了,风影给她的几张银票已被她挥霍一空,如今已落的囊中羞涩,怕是撑不到莞城了。

苦着一张脸望着手心那十个铜板,没有想到她苏落雪也会有一天为银子而愁。

再望望面前几个可怜巴巴的乞丐,这几个铜板对她来说也没用,没了再去赚点好了。一咬牙,便将手心的铜板十个铜板全数丢进他们的破碗中。

乞丐们原本满是期待的脸僵了下来,拿起那十个铜板塞回她手中,愤愤道:“你打发叫花子呢!”

她错愕:“你们不是叫花子吗?”

乞丐轻哼:“瞧你一身名贵的绸缎衣裳还以为是个贵公子,没想到也就是个空壳子,真丢人。”

望望自己的衣裳,再瞧瞧这几个盛气凌人的乞丐,她满腹狐疑,虽说潼城繁华昌盛,自恃高人一等,怎么连乞丐也如此嚣张野蛮?

不打算与这群蛮不讲理的乞丐纠缠下去,她转身欲离去,却见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扯住了她的胳膊,她低头对上一双活灵活现的眼睛。

小虎扬着嘴角说:“瞧公子长得一副细皮嫩肉的,想不想赚银子?”

银子?可跟自己长得细皮嫩肉有何关系?她的手不自禁地摸摸自己的人皮脸,心中疑惑,却是不动声色的待他下文。

“想必公子知道三大门阀,潼城南昭侯便是三大门阀之首,其仗着功高盖主控制了潼城、晋城、关城三大城。其门阀之显赫唯有洛城苏家可以与之媲美。”

看着小虎年纪尚幼却言之凿凿,她心中讶异却未表露在脸上,只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去南昭侯府上捞上一笔。”小虎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与年纪不符的精光,这个念头在心中似乎酝酿了许久。

偷?还是南昭侯的府上?“那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小虎和他身边几个乞丐对望一眼,奸笑刹那间布满整个脸庞,她顿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