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战,荀家军的名声愈发壮大,莞城百姓无不敬仰,一时间整个天朝百姓饭后谈论的皆是荀夜如何英勇善战,勇入敌军,死里逃生,将康国击地溃不成军,成功保住了莞城。

而当时那一战打的到底如何已经不重要,百姓心中根深蒂固的只有,荀家军在,整个天朝才能安然,若荀家军倒了,百姓们将会身处水深火热中。

雨声淅淅沥沥地侵袭整个莞城,晶莹地雨滴溅打在柳枝上,滴在泥土间,滋润整个大地。

风中,带了些春日地轻寒,风中蕴含着几分雨中清香。

华修与荀夜二人坐在院中望月亭内品茶,目光一冷一雅,皆暗藏心事。

亭外两名侍卫手持纸伞站在雨中,分侍两侧,精锐地目光四处梭巡,免有偷听者。

白玉壶下,小火慢煮大红袍,袅袅烟雾飘起,阻隔在二人视线之间。

“华兄真是好雅兴,雨天请我品茶。”

“大少不觉在雨天品茶,别有一番滋味吗?”

两人对视一眼,茶已沸,华修取下壶,为荀夜倒下一杯,亦为自己倒下一杯。

“此次与康国之战,有很多说法。其中有一种对你最为不利的说法,你想不想听。”华修将白玉壶放下,笑的云淡风轻。

“愿闻其详。”

“荀家军与康国根本未战,死伤全部谎报。”

荀夜勾起一抹淡笑,将那杯冒着热气的大红袍端起:“只要百姓心中认定了荀家军他战了,那事实就是战了。”

“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华修了然。

“只差华兄你的支持了。”

华修却仿佛未听见一般,继续道:“父母早逝,华某就雪儿这一个妹妹了,这些年来,即使她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摘下来给她。可自从三年前,她认识了你,便终日闷闷不乐,尤其是你娶了苏家小姐后,我就未再见她真正笑过。”

荀夜低头吹了吹杯中茶,热气蒙了他的眼,低头吮了口茶水,看不出表情。

“此次你挂帅出兵康国,她为你在佛堂抄法华经,十日不出,只为以诚心求得上天庇佑你平安归来。在得到你大捷归来的消息后,就在佛堂昏死了过去,而你,归来数日,却未去见她一面。”华修的声音渐渐变得凌厉。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2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