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夜与苏落雪还有几名参将皆被绑了双手双脚丢入囚帐,黑黑的囚帐中漏进几点火光,隐约照在他们脸上,清晰可见泛光之处闪着鲜红地血迹,骇人可怖。

苏落雪狼狈地靠在冰凉的地面,感受着右肩的疼痛,竟直不起身。算算日子,右肩的伤才愈合不到十日,如今又拿刀在战场杀敌……虽然她未杀过一人,却用了内力,双手又被康国的士兵反捆身后,丢入黑帐。无限地疼痛蔓延着右肩。冷汗,渗出额头。

荀夜亦被捆绑至黑帐,可精锐地目光却在黑帐中梭巡一圈,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恍然间,他瞧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她,眉头一紧:“苏三?你怎么了?”

没有得到她的回音,荀夜预感不对,便用力翻身,将整个被捆绑的身子连续翻滚至她的身边,接着丝丝火光可见她脸上惨白的痛苦之色。

“肩伤?”他已然猜到。

她抬眼,对上他的目光,淡淡一笑,已疼的说不出话。

“行军这么多年,第一次碰见你这样不怕的……女子。”他的声音很低,低的只有他们二人能够听见。

她张嘴,想说什么,却是“嘶”的吟了声疼,龇牙咧嘴地模样令人看了好笑却也心疼。

“为什么不走。”他平静地看着她。

片刻,她缓和了疼痛,咬着牙道:“我知道,有一计,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的脸靠在冰凉的地面,与她面对面地躺着,对视着:“置之死地……也许真的会死。”

“能与元帅死在一起,死而无憾。”

他的嘴角扯出暖暖地笑意,似乎好久好久没有真正去笑了,行军多年,他已然忘记什么是笑。

缓缓地闭上眼睛,仿佛内心最深的记忆被唤醒,他低声吟念着:“若我战死,勿埋我骨。托体山阿,同化苍梧。”

她睁着眼,看着闭着眼的荀夜,听着耳畔传来浅浅的声音,丝丝入耳,令她的心间无限颤动。

“若我战死,勿埋我骨……”他念到此处,突然停了许久,终是在嘴边扯出一抹淡笑,继续道:“汝心之内,容我永住。”

汝心之内,容我永住。

她缓缓闭上眼,在心中默念这八个字,嘴角划过浅浅地笑意而不自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2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