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燕啄泥,青天白鹭。

莞城朝雨浥轻尘,嫩芽青青色迷踪。

在华府闷了数日的苏落雪实在坐不住,想来到莞城这些日子,还未好好游览过莞城的风光,用过早膳便独自出府。想来也好笑,当初她费尽心机逃婚,路经多座城池,为的就是来到莞城,看看那个当场拒婚给她难堪的华修,却未想到,最终却是以这样的身份来到莞城。

在莞城,她见到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华修,可她又能如何呢?给他一拳抑或是骂他不知好歹?想想当初的自己,便觉幼稚可笑。

而近来,华府的人神神秘秘,似乎在筹谋着何事,荀远父子三人及荀家军将领在书房内常常秉烛夜谈,她想,即将有一场大战要爆发了,这战,不单单限于莞城与康国之战。

自从来到莞城,她与洛城的飞鸽传书亦中断了,她不想再当一个奸细,将这儿的战况全数告知洛城。她怕,若是给了消息,以帝后的手段,很可能牺牲掉整个莞城,她不敢拿全城百姓的性命做赌注。

看着莞城百姓脸上的笑颜,她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笑颜,也许,她做的选择是对的。

又走了一条街,突然春雷滚滚,天气说变就变,霏霏春雨便降临整个莞城,她立刻探出双手挡住头,跑了几步便途径凤舞客栈,她想也没想便冲进客屋檐下避雨。

站在屋檐下,时不时听见里边传出叫好声,她兴起,便迈槛而入,凑热闹去了。

原来,凤舞客栈内有一说书先生在说书,那先生已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说到精彩处,四周叫好声不断。

苏落雪则在小二的带领下,入座一个靠窗地桌子,她随便点了几个小菜,便竖起耳朵听说书先生侃侃而谈。听了片刻她才知道,这说书人讲的正是荀家军的传奇,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她亦看透,如今的荀家军又征服了一座城池的民心。

“在莞城,哪里有说书人讲荀家军的故事,哪里便最热闹。”温和地声音在头顶响起,苏落雪收回视线,正好落在一身华府贵气的华修身上,只见他悠然于她的对面坐下。

“我有允许你坐下吗?”苏落雪瞪着不请自来的他。

“这是我的客栈。”华修挑眉笑道。

“即使这是你的客栈,也不能未经客人的同意就坐下。”苏落雪说的义正词严。

华修笑了笑,便从凳子上起身,后问:“这位兄弟,四下无空桌,我能否与你共桌?”

苏落雪巡视了整间客栈,发觉真的没有空桌,撇了撇嘴:“坐吧。”

“听荀大少说起你那夜与他携手烧了康国军队的粮草,看你这身娇体嫩的,竟有这样的气魄。”

她一听到他话中有句“身娇体嫩”四个字顿时憋红了脸,怒目而视:“什么身娇体嫩,我堂堂男子汉容不得你这样侮辱。”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1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