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寒蛩随马,蹄声震青霄。

就在莞城城墙上,除了守夜将士,还有一个白色身影迎风孤立在城墙上。

荀洛的发丝早已被风吹凌,他丝毫不在意,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始终盯着能到莞城的唯一路途。

直到马蹄声声传来,荀洛的目光这才闪了闪,借着破晓的光芒可见城下两匹飞奔而来的马,待看清楚马上之人,眸中顿露寒光。

“快开城门!”紫羽在城下高声呼喊。

“来者何人!”守城将士询问。

“南昭侯府大少,荀夜。”紫羽从腰间取出腰牌,示意开门。

随即,城门被打开,而荀洛亦步下城墙,犀眸冷冷地注视着手臂受伤了的荀夜与身中一箭的女子同乘一匹马,血早已染红了白马,渗透了衣衫。

荀夜亦瞧见了朝这边走来的荀洛,便翻身下马,并吩咐着紫羽:“去华府通知华少,让他速请莞城最好的大夫来。”

紫羽看了眼一旁的荀洛,一路上憋了许久想说的话愣是没有说出口,只道:“是。”便立刻驾马朝华府奔去。

“她是怎么回事?”荀洛看了眼昏迷着伏在马背上的人,问的云淡风轻,在萧萧寒风中显得沙哑而沧桑。

“在敌军军帐中遇见了她,竟不知天高地厚,单枪匹马想烧粮草。”荀夜牵着缰绳,引着马缓步朝华府走去。

荀洛随在荀夜身侧,嘴角勾勒出淡淡地笑意:“她,永远都是那么单纯。”

“听这口气,你与她认识很久了。”荀夜瞥了眼荀洛地表情。

荀洛不答,只是伴随着马蹄声声缓步朝前:“粮草烧了?”

荀夜侧首睇了眼昏迷中的人,叹了声:“多亏有她,歪打正着吧。她的轻功不错,可留为己用。”

荀洛不经意地一笑,不知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讽他:“那也要留得住。”

一路上,二人未再说话,他们之间似乎少了一分兄弟间的亲密,多了几分疏离冷漠。

至华府外,华修早已在门外候着他们,当看见荀夜牵着的白马上,伏了一个受伤的人时,目光一凛:“这是怎么回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1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