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日子,苏落雪凭借着从洛城带来的迷香,夜夜迷晕紫羽,偶尔去洛阁见见荀洛,大多数时间还是凭借着轻功夜探南昭侯府,表面上南昭侯府很平静,但是苏落雪一探便发觉隐约有些不对劲。

南昭侯府内有一处密院,有重兵把守,常见身材魁梧之人进出此处,尤其是夜间活动极为频繁。由于守卫精密,她不得入内一探究竟,只能飞鸽传书密报洛城给帝后。

反之,紫羽并未发觉她有任何异样,被迷晕后一觉睡到天亮,便一如往日伺候她起居洗漱,而荀洛,真的未问过她只字片言,包括她为何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侯府。

其实她也想过很多次,若是荀洛问起她,她是否要如实回答?其实这个侯府,有没有她这样一个大少奶奶早已无关紧要,只觉得如今苏家与荀家的关系十分微妙,似乎一触即发。若真有决裂的那一日,她苏落雪,是否第一个就是要被牺牲的人。

苏落雪的担忧果真很快便发生了,同年二月十八日,莞城传来密报,边塞康国的蛮夷集齐八万大军欲攻打莞城,康国虽说是一个小国,却人口百万,民生富庶,实力亦不容小窥。

而莞城地处边塞要地,若此处被攻陷,下一个岌岌可危的便是晋城,紧接着是潼城。故此次危机最重的并不是朝廷,而是三大门阀之首的潼城荀家。

荀远得知此消息后第一时间上书,命人八百里加急将奏折送往洛城帝君手中,请求帝君派兵支援,三日后,帝君给的圣旨中命荀远为兵马大元帅,领兵出征,讨伐康国。可圣旨中,却独独未派兵给荀远。

书房内,灯火通明,荀夜紧紧捏着圣旨,看着有些疲惫的父亲,冰冷的目光闪烁着浓郁的怒火:“命父亲你为兵马大元帅,却不派兵给你,让我们荀家如何战?”

荀远撑着额头,眉头深锁,双鬓微白,可见风霜。他笑了笑,重重地叹了声:“是帝后。圣旨中未派兵,就是要我侯府亲自出兵讨伐,虽然咱们掌控天下十万兵马,但这一仗不管打赢打输,都是两败俱伤。况且,康国攻打莞城,着实突然。”

荀夜重重地将圣旨往地上一丢,冷道:“她是想要用这次机会来彻底消弱我们荀家吧。”他想了想,随即又摇头:“帝后真是个好手段的女人,一石三鸟。”

“三鸟?”荀远不解。

“康国与荀家军打,两败俱伤,消弱我兵力,为其一。借用康国引出荀家真实兵力,若我们隐藏实力,康国便占领莞城,下一个必打离莞城最近的晋城,谁都知道晋城乃荀家管辖之地,失了晋城,潼城也岌岌可危,此为其二。”

听到这,荀远立刻问:“那其三呢?”

“引出莞城背后的那个人。”

荀夜一语道破,让荀远猛然一怔,眉头愈发深锁,沉默许久后才道:“没想到,这都被她察觉了。”

“父亲还以为如今的帝后是当年那个苏蔷薇吗?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父亲您还在犹豫!”荀夜的声音咄咄,令荀远的手微微颤抖着。

荀远此刻的颤抖,不是害怕,而是不忍,他从来不想与帝后正面起冲突……

荀远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下了狠心:“好,既然如此,那此次莞城一战,就由荀家出兵。”

“那我……”荀夜的话未落音,却被荀远打断:“此次莞城一战,为父打算带荀洛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