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断断续续地一下就是大半月,将整个侯府笼罩地犹如一座华美晶莹地宫殿,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银龙在空空盘旋。园中的枯枝参树被在风雪中凝结成冰,银装素裹。一簇簇,一团团,晃地人心醉神迷。

而今日,府上的下人们都忙碌地铺张着,脸上一派洋溢地笑容,四周地回廊都挂上了喜庆的灯笼,夜里映照在雪花上,如铺了一层鹅黄地光晖,为这寒冷地冬日添上一层暖意。

苏落雪披着貂裘站在回廊,纤柔地身姿被白茫茫地雪海笼罩,散落在肩的发丝在寒风中凌乱飞舞。紫羽挂着浅浅地笑容抱着一个手炉来到她身边:“大少奶奶,这天气愈发寒了,我为您准备了个手炉,捧着她能御寒。”

苏落雪接过手炉,呵了口凉气:“谢谢。”出生在南方的她,却是难以忍受这北方的寒气,即使是披了貂裘,仍旧全身冰凉刺骨,可她就是喜欢赏雪,不论多凉的天气,只要下雪,她便会出门到回廊前静静赏雪,感受寒风中那分冰寒地沁凉彻骨之气。

苏落雪将手炉捧在怀中,疑惑地问:“府上有喜事?”

紫羽答道:“大少今年二十六生辰,侯爷要为大少爷好好庆生。”

苏落雪了然地点点头:“原来是他的生辰,难怪这府上如此喜庆。”

紫羽笑了笑,脸上却露出一抹无奈:“其实今日何止是大少的生辰,亦是二少的生辰。说来也巧,大少与二少虽非同年出生,却是同月同日出生,也就注定了其中有一人必定要在生辰那日遭到冷落吧。”

苏落雪讶然地调头,看着紫羽,心中千回百转,原来今日也是荀洛的生辰,侯爷这样为荀夜铺张过生辰,而荀洛,想必很孤单吧。想到这,她喃喃地道:“看来,侯爷非常喜欢大少。”

“这是自然,大少自十六岁起,便跟随侯爷征战沙场,若说这半壁江山是侯爷打下来的,那么大少就为侯爷守了这半壁江山。”说起荀夜,紫羽赞不绝口:“也正因为大少有如此功绩,深得侯爷之心,也就稳固了夫人在侯府的地位。”

其实紫羽说的这些,她在洛城也有耳闻,南昭侯娶的这个夫人是帝君硬塞给他的,嫁入侯府二十六年,与侯爷终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想到这,苏落雪笑了笑:“若非有这么个出色的儿子,夫人的位置怕是早就被二夫人取代了吧。”这话说的云淡风轻,却是一针见血。

没想到苏落雪会突然说出这番话,紫羽明显一怔,在府上,从来无人敢这么肆意地说这句话,顶多心里嘀咕几句便是。

苏落雪仿若看不见紫羽诧异地表情,转身步入屋内,心中却开始盘算着另一件事。

※※※

夜,寒色如冰,静地唯剩下外边咆哮的北风。

**的人儿睁开眼,灵巧地翻身下榻,以最快地速度穿好衣衫,绾了个轻便地发髻便出门了。

开门前,途经靠在软椅睡的很沉的紫羽,她瞥了一眼,确定她没有醒的迹象,便拉开门出去了。

而屋内,唯剩下那袅袅升起的青烟。那是,参杂在沉香中的迷香。

凭着当年夜盗侯府所记下的路线图,一路以卓越地轻功飞跃屋檐,今夜许多人都还在为大少庆贺生辰,故而守卫松懈了很多,苏落雪很容易地避过了几处守卫,不出一炷香地时间便来到二少的洛阁。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1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