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曾说,每个人都藏有最珍爱的过往。

这一刻我想起她的话。

无论好人恶人,心中皆有坚持,皆有珍爱,一旦遭人侵犯,必全力维护,不惜以命相搏。

换作是我,目睹亲人至爱遭此惨祸,也会拼尽余生向凶手复仇。

“你恨过吗?”他目光幽冷地逼视我。

恨——这个字,令我恍惚半晌。

“没有。”我垂眸,怅然一笑,“我没人可恨。”

平生负我弃我者,却是亲人与夫婿,我不能恨。

然而我抬首直视他双目,“如果有朝一日,你统领大军南征中原,可会放过我们中原的妇孺老人?”

他定定地看着我,目光阴晴不定,良久侧头不答。

我望定他,“你若杀我,何尝不是伤及无辜?你有母亲姊妹,我也有父母兄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今日所作所为,与萧綦相比如何?他是为国征战,你却只为私怨。假若你认为自己没有做错,萧綦当日又有什么错?”

“住口!”他暴怒,扬起手,掌风掠过我的脸颊,却没有落下。

他仿佛极力克制着凶戾,双目赤红,杀机大盛,“你一心只想为萧綦开脱,不知悔罪,你们中原人个个虚伪狡诈,男子皆可杀,妇人皆不可信!总有一日,我会杀尽南蛮,踏平中原!”

我被他逼到墙角,后背抵在壁上,退无可退。

望着他疯狂扭曲的面目,我却清清楚楚明白过来——两族之间的刻骨血仇,世代绵延,杀戮永无休止。

战场之上,只有成王败寇,没有是非对错。

我不屠人,人亦屠我。

将军血染疆场,才换来万千黎民安享太平。

若没有豫章王十年征战,保家卫国,只怕无数中原妇孺都将遭受异族凌辱。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