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站大门就在前方,然而此刻人员混杂,不辨敌友,我不敢贸然求救。

眼看门外夜色深沉,浓雾弥漫,却再无犹疑的余地,我咬了咬牙,发足奔向门外。

斜角里闪出一人,我眼前忽暗,一个魁梧身形将我笼罩在阴暗中。

我骇然抬头,却被那人一手捂住了嘴,拖进檐下僻静处。

“王妃切莫轻举妄动,属下奉豫章王之命前来接应,务必保护王妃周全。”

我一震,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黑暗中看不清此人的面目,只觉得这带着浓重关外口音的嗓门似曾相识。

不待我从震骇中回过神来,这汉子竟拦腰将我扛起,大步往回走。

我伏在他肩上,动弹不得,心中剧震,千万个念头回转,纷乱之极。

甫一踏入院内,他便放声高喊:“谁家的小娼妇逃了,老子逮到就算老子的人啦!”

“他奶奶的,这小娘儿们不知好歹!”那虬髯大汉的声音响起,“多谢兄弟帮忙擒住她,要不然白花花的银子可就没了!”

眼前一花,我被抛向那虬髯大汉。

他将我的双手扭住,扭得肩头奇痛彻骨。

我佯作绝望挣扎,趁势偷偷打量方才擒住我的汉子。

只听这灰衣长靴的汉子嘿嘿冷笑道:“好说,好说,不过这么个大活人不能白白还给你。”

虬髯大汉赔笑,从袖中摸出块碎银子,“一点儿小意思,给大哥打壶酒喝。咱是初次出来跑买卖,往后路上还请多照应。”

灰衣汉子接过银子,往地上唾了一口,哼道:“这小娘儿们可俊着哪,铁定能卖个好价。”

虬髯大汉手上一紧,不动声色地将我挡在身后,呵呵笑道:“这娘儿们是个疯婆子,能脱手就不错了,没指望赚多少钱。等兄弟做成了买卖,再好好请大哥喝上一顿!”

灰衣汉子哈哈大笑,凑近了瞅我,一副垂涎模样,“好俏的脸子,疯不疯不打紧……老哥可看紧点儿,眼看这两日就能做成买卖,别让到手的银子给飞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