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祈三年,储君代天北狩,四月还京。

京郊南麓,紫川渡口,原是出京南下必经之道,有过百余年繁喧时光,自七年前凿开南麓,有了官道衔通南北,经这紫川桥去往江南的人便少了。沿河两岸原有客栈酒肆如林,如今早已萧条,只余寥寥几间老店还在。

望乡酒家的掌柜钟叟自幼在这渡口村头长大,老来不舍离家,依旧守着老酒铺,偶有几个往来客人,但凡进来坐下,要一碗酒,少不得听他叙说一番紫川渡口得名的由来。

人老了便爱忆旧,同样的话,说过百十遍也不知厌倦。

最难得的是,有人肯听你将同一桩事,翻来覆去说个百十遍。

十几年了,钟叟已经习惯在每年暮春时节,等候一个客人。

等他走进铺子,在推窗望见桥头的上位坐下,叫一碗酒,自斟自饮。

钟叟会眯缝着老眼,拄杖过来,问他知不知这紫川渡从前不叫紫川渡。

客人总会微笑道:“老丈与我说说。”

钟叟便手抚长须,坐下来讲。

这里原叫长宁渡。

那一年王郎离京去往江南,紫锦玉带,策马风流。

前来相送王郎的京中女眷,油壁青厢,车马家仆,结成一路锦绣,引来远近争睹。

昔年豫章王妃,后来贵为敬懿皇后的王郎之妹,亲至桥上相送。

晨风吹落王妃缠臂的紫纱罗,飘坠水面,岸上深紫浅粉的藤花抛送落英,纷纷如雨,将一川流水都映上紫色,时人戏言紫川。

这渡口慢慢也被叫做紫川渡。

“那是神仙似的人啊。”

每每忆起这一幕,钟叟皱成核桃般的脸上便有骄傲红光,莫说乡间山野,就是官家子弟又有几个见过那般人物。

王郎离京,一川染紫的故事,老人说了十几年,人人都听腻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6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