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束光从黑暗深处刺进来,令她一颤,以为看见了日光。

待光轮渐渐移近,才明白错了,这暗如永夜的牢中哪有天日可睹,来的是一盏灯。

这灯光仿如月轮,平日狱卒拎的风灯只如鬼火荧荧。

她蜷身向阴湿的壁角缩去,眯了眼,久不见日光目力已弱,迎光只觉一阵刺痛。

那光亮停在牢门前,却是盏宫灯。

提灯的人敛声垂首,低绾双鬟。

身后另有一人,隐在风帽下,不辨形貌。

狱卒上前窸窸窣窣打开牢门锁链,恭然道:“犯妇盈娘在此。”

“带她出来。”

风帽之下,出声的是个妇人,语声清冷得很。

笼门轧轧带起一股霉味,狱卒进去,将蜷缩在一堆破絮里的女犯拽起。

女犯身量轻飘,只一松手便委顿在地。

宫灯前移,照见她身上污脏,蓬发将面容都挡了,憔悴不堪。

风帽下的妇人叹一口气。

盈娘伏在冰冷地上,从这叹息中听出恻隐之意,竭力抬起无力颈项,投去哀求目光。

眼前是披风曳地,露出一截宫缎,有华美幽冷的光泽。

她伸手想抓住那一角美如昔日的衣角。

宫装妇人略退了半步,沉声吩咐,“将她梳洗洁净。”

外面已是深宵,露冷月白。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6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