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沿来路返回,驰入刚刚离开的太华门,恍惚有隔世之感。

但见叛军所经之所,杀戮无数,血溅丹陛,彝器倾覆,天子仪仗御器之物,丢弃零落。各处宫室均遭到搜捕杀戮,遍地尸骸中,大半是年轻美貌的宫女妃嫔……幸存宫人四下走避躲藏,见到太后与我的马车回宫,顿时匍匐呼号,叩首求救。宫中叛军大都被剿杀殆尽,余下残兵尽数弃甲归降。

到了乾元殿前,我步上玉阶,雕龙饰凤的阶上血污蜿蜒,染上我裙袂。

一具尸身横卧在前方,宫缎华服被鲜血浸透,青丝逶迤在地。

我认得她的容貌,是刚刚册立不久的冯昭仪。一道极细的刀痕划过她的咽喉,皮肉完好,鲜血却从细细的刀口大片涌出,淌下肩颈,凝结在身下的玉阶,猩红刺目。浓烈的血腥气冲入鼻端,那张被恐惧扭曲的惨白面容,在我眼中放大……

“请王妃回避。”谢小禾疾步上前,欲挡住我的视线。

我抬手止住他,垂首看那尸身上的刀痕,细如红线,几乎不易看出痕迹,却是一刀致命。

“是宋怀恩。”谢小禾沉声道。

这样的刀痕,我曾在晖州见过一次,从此再难忘记。

谢小禾转身吩咐左右将四处清理干净,迎候王爷上殿。

我漠然向殿上走去,第一次觉得乾元殿的玉阶这样长,仿佛一辈子也走不到头。

冯昭仪的面容犹自浮现眼前,我竭力不去想,却挥不去心头隐隐的不安。

“王妃且慢,不可入内!”谢小禾的喊声自身后响起。

刹那间,灵光闪动,我霍然惊呆在阶上——冯昭仪血迹未凝,应当被杀不久。

宋怀恩若是早已逃出宫去,怎能在此地杀人?

他没有走,也未曾打算逃命,出逃只是掩人耳目的假象,只待萧綦或我返回宫中,便与我们同归于尽。

刹那间,我如坠冰窖,缓缓抬头望去。

乾元殿上,朝阳初升,光芒刺痛我的双眼。

玉阶尽头,大殿正中,一个幽灵般的人影出现。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6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