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颠簸,窒闷。

在笃笃马蹄声中,我醒了过来,我以为我只做了一场噩梦,此时却惊觉自己无法动弹,甚至口中也被塞了布条,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更是漆黑不见光亮……这是梦,一定只是场噩梦,我要醒来,立刻醒来。

黑暗中,我竭力睁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我用尽全力,四肢却没有半分力气,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

心脏急促地跳动着,在窒闷漆黑的空间里回响着,几乎要撞出胸口。

我喘不过气来,冷汗瞬间湿透衣裳。

这是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耳边只听见马蹄声急,时有吱嘎碰撞之声,不断颠簸摇晃——我定是在疾驰中的马车上,可这前后左右都是木板,像在一口狭窄的长形箱子里……这难道是,棺木?

只有死人才会躺进棺木,一股寒意蹿遍了周身,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除了双手双足被捆绑得僵痛发麻,我并没有觉出自己受伤迹象——看来我还没死。

是什么人胆敢谋害我?是父亲的政敌,宿仇,或是乱党逆贼……劫掠了我,对他们有何用?

我一时间又惊又怕又怒。

千百个念头在脑中盘旋纷杂,身子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恐惧与孤独铺天盖地袭来。

黑暗窒闷中,我发了狂地挣扎起来,拼尽全力想要挣开捆绑,身子却陡然撞上一个软而温热的物事……不,是个人……漆黑狭窄的棺中竟还有一人躺在我身旁!

这令我魂飞魄散,骇得就要从喉中发出惊恐含糊的呼救。

“嘘。”

幽冷语声在身旁响起。

“安静。”

我僵如木石。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