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凉彻,已经是下半夜光景了。

魏邯笑道:“王爷应该会在发出密诏前赶回,杀宋怀恩个措手不及!照路程算来,不出三日应该就能到了。”

我恍惚一笑,“你忘了前几日的暴雨……势必会阻碍行军,三日后未必能到。”

魏邯默然,旋即点头道:“即便三日不到,我们再坚守个几日也应无碍。”

我点头,侧首凝望远处叛军营地,不知道宋怀恩正藏身何处,是否也在凝望宫门。

心里有一丝凉意,夹杂着隐隐的痛。

这样的一个人,永远不苟言笑,只在对我笑的时候,会露出孩子般明朗眼神。

我闭上眼,竭力驱散心底绰绰阴影。

“看起来,今夜叛军不会再有动静了,王妃不必挂虑,先回后殿歇息吧。”

魏邯垂眼,神色淡淡,却仍被我瞧见了眼底一掠而过的不忍。

“也好。”我点头笑了笑,转身而去。

一路走过,执戟守卫的将士纷纷低头,恭谨肃然——在他们的眼里,我大概是个可怕的女人,或许又暗暗将我当做一个可怜的女人。

昔日右相温宗慎弹劾萧綦,洋洋洒洒千余言,历数萧綦罪状,被姑姑嗤为荒唐。其中却有一句,令我过目难忘——“其人善诡断,性猜忍,厉行酷严,豺枭之心,昭昭若揭。”

在世人眼里,我嫁了一个这样可怕的男人。可也正是这个男人,一直庇护着我,和我并肩而战,打下如此江山。

我深信我的澈儿绝不会成为第二个子澹,我的潇潇也不必再承担我所承担过的艰辛——因为,他们的父亲是萧綦。普天之下,只有他才能为我们撑起一方没有风雨的天地。

回到后殿,我阖眼小睡了片刻,帘外夜色深浓,已近四更。

快要天亮之前,是夜里最冷,也最暗的时刻。裹着锦被,仍觉得丝丝凉意逼人,熬了这大半夜,倦意终于袭来。

梦中轰然一声巨响,仿佛震得地动屋摇。

我惊醒过来,猛地翻身坐起,帘外已是火光冲天,喊杀声震天。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5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