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再到抬头,只短短一瞬,我心中却已回转过千百个念头,仿若过了一生那样漫长。

眼下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再没有退路,我只能将计就计,押上全副身家性命,与宋怀恩赌这一局!

我抬起头,未成语,已泪流满面,“往后,我与这一双孩子,生死祸福都全赖你了。”

“怀恩不敢!”宋怀恩一震,目光灼灼地凝视我,口称不敢,眼底却分明有掩饰不住的亢奋,“怀恩但有一口气在,绝不致令王妃受半分委屈!”

我含泪看他,身子一晃,借势就要跌倒。

他抢上前来,猛地将我揽住,当着左右侍女,就这样将我揽在怀中。

从他身上传来的体温,只是令我愈发寒冷,背脊上仿佛贴着一条冰凉的蛇,随时会啮人。

这双手臂,曾经一次次扶助过我,晖州一战的情景恍若就在旧日。这些年一路走来,我怀疑过许多人,猜忌过许多人,唯独没有防范过他。

一夕之间,最可信任的朋友,已成了最危险的敌人。

隔了层层衣衫,我仍觉察到宋怀恩的心跳,如此急促纷乱,他的手臂也有些微颤抖。

“眼下不是伤心的时候,恳求王妃千万振作,趁消息还未走漏,提早部署,以保周全。”他扶住我的双肩,目光殷切,甚至有那么一丝诚恳。

我闭了闭眼,强作镇定,拭去泪痕,“不错,王爷辛苦半生打下的基业,绝不能就此崩毁。”

他满目的心痛怜惜,竟像是真的一样。

我戚然望定他,“宋怀恩,你可愿立誓,无论身在何位,终生庇护世子与郡主周全,庇护豫章王府,永不侵害我的族人?”

他放开手,缓缓退后,脸上因激越而涨红。

我迫视他,“宋怀恩,你可愿向我立誓?”

他望着我,额头青筋凸跳,僵立半晌,断然单膝屈跪,以手指天,“皇天在上,宋怀恩立誓效忠王妃,终生庇护王妃、世子、小郡主周全,永不侵害王妃亲族,如有违誓,天诛地灭!”

话音掷地,四下静穆,月光穿过廊檐照在他的脸上,光影浮动,明暗不定。

我咬唇,对他戚然一笑,“但愿你永远记得今日的誓言。”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5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