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更深,万籁俱静。

我屏退了侍女,独自哄着两个孩子入睡。潇潇自顾自玩着自己的手指,澈儿已经睡着。睡梦里,小小人儿却还微蹙着眉头,看似一副严肃的样子,依稀有萧綦的影子。想要亲吻他的小脸,却又怕将他惊醒。我伏在摇篮前,凝望这一双儿女,越看越是甜蜜,越看越是怅惘。不觉流年暗换,自我嫁与萧綦,已经十年了……十年,人生又复几个十年。

从十五豆蔻到二五芳华,以懵懂少女嫁入将门,随着他一路走来,为人妻,为人母,道不尽的起落悲欢,尽在这十年里。待要忆起,却又转眼即逝。

回头想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一生都托付给了这个男人,我竟记不起来。

是在塞外断崖,生死一线间的惊魂倾心,还是离乱无援中的患难相与?命中注定与他相遇,竟从未有过抗拒的机会。而我真的抗拒过吗?在他横剑跃马的一刻,在纵身跃下高台的一刻,我可曾有过犹豫抗拒?

早在犒军之日,从看到他的第一眼,是否我已不知不觉将那个身影刻入心中?

及至宁朔重逢,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比熊熊烽火更灼烫我双眼。

“你是我的王妃,是与我共赴此生的女人,我不许你懦弱。”——放眼世间男子,恐怕唯有他,能用这样的方式,去爱一个女人。这句话,竟成了我一生的咒,从此将我牵系在他身边,共进退,同甘苦,再没有怯懦退后的余地。

眼前烛泪低垂,点点都是离人泪,催人断肠。

“大人留步,王妃已经歇息了!”外面步履人声纷杂,惊乱我心神。

“谁在喧哗?”我步出内室,轻轻拉开房门,唯恐惊醒了孩子。

已近三更时分,门前竟是宋怀恩。

月色下瞧不清他面容神色,却见他穿戴不整,似刚从家中一路奔来。

“出了什么事?”我脱口问道。

“王妃……”他踏前一步,手中握了一方薄薄的赭红色折子,那是,传递紧急军情的密折。

宋怀恩直望着我,脸色从未如此苍白,连声音都与平时不同,“刚接到八百里加急军报,数日前北境生变,王爷率兵深入绝岭,遭遇突厥偷袭……失去音讯!”

我蒙了片刻,陡然明白过来,耳中轰然,分明见他嘴唇翕张,却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身边是谁扶住我,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一口气喘过来,我挣开身旁之人,伸手便去夺他手中的密折。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5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