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通明的昭阳殿内,宫女医侍各自奔忙,人人低眉敛色。

除了殿内隐约传来的呻吟,再没有别的声音,殿上静得可怕,呻吟声断续入耳,令人心悸。

殿外是甲胄森严的禁军,严阵以待,夜色如铅似铁,黑沉沉压得人喘不过气。

在我的记忆里,这万古寂寥的昭阳殿,第二次迎来新生命的降临。

明贞皇后曾在这里生下了子隆哥哥的儿子……那一天,依稀也是宫倾朝变,天地易色。已经多少年了,眼前仿佛还看到白衣萧索的谢皇后,怀抱婴儿,向我下跪托孤。如今静儿废了帝位,远在封邑,病况渐有起色,总算保得一世太平。宛如姐姐的嘱托,我算是做到了,还是辜负了?子隆如今是否已转生民间,如愿以偿地做一回庶民,自由自在度过一生?

我对着一盏宫灯,恍恍惚惚地出神,不觉陷入往事纷纭。

蓦然间,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传来,惊得我全身一震。

这声音稚嫩娇弱,仿佛小猫一般。我顿时心跳加剧,只盼上苍怜悯,一定要是女孩!

廖嬷嬷匆匆步出内殿,屈膝跪倒,“皇后产下小皇子。”

耳中轰然一声,最后一线幸运的祈望也破灭。

皇子……终究是个小皇子,终究要逼我作此抉择。

我跌坐回椅上,茫然抬头,只觉这昭阳殿从未如这一刻阴森迫人。

凤檐鸾梁,宫锦垂幔之间,幢幢摇曳的阴影,似乎是皇族先祖,历代皇后,不散的阴灵。

此刻他们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俯视着这个身上流淌着一半皇族之血的女子,是否要亲手扼杀这末代皇朝,最后的血脉。

——“留女不留男”,当日萧綦允我的五个字,给这婴儿留下了半线生机。

我始终抱着这一线希望,祈望上天垂怜,让胡瑶生下女儿。

而另一半生机,亦早在秘密筹划之中。

许久以来,我一直心心念念想着,如何为子澹和他的妻儿留下生路,将来如同静儿一样,远离深宫樊笼,去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安度余生。

及至今日之前,我仍是如此筹划——若胡皇后产下皇子,即将孩子秘密带出宫廷,以奶娘之子的身份匿藏在王府,对外只宣布小皇子夭折。待子澹禅位,远赴封邑之后,再将小皇子送回,以义子的身份承欢父母膝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5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