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过后,不见绽露晨光,天色越发阴沉晦暗,帘外风雨欲来。

神志在痛楚煎熬中渐渐迷失,眼前晃动着产婆和侍女的身影,恍惚看见谁的手上沾满猩红。

床前垂下的帷幕,时而飘动,忽远忽近,如同周遭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徐姑姑一直守在身旁,握紧我的手,一声声唤着我的名字,不让我昏睡过去。

合上眼,仿佛看到烽烟火光,远远地,在那漆黑暴烈的战马上,萧綦战袍浴血,长剑裂空,挥溅出血光漫天……此时此刻,你在哪里?

药香混合着宁神的熏香气息,沉沉如水,飘入鼻端令人昏昏欲睡。

我却不敢阖眼,因为我不知道,这一睡去还能否醒来。

徐姑姑满面是汗,叠声催促着几位嬷嬷。

“徐姑姑……我有话对你说。”我抓住她的手,艰难地开口,“你记住我现在的话,一字不能差。”

“不要说傻话,傻孩子!”徐姑姑再也强撑不住,老泪纵横,扑倒在榻边。

我轻轻阖目而笑,“假如我不在人世,日后王爷另娶……我要你转告王爷,即便日后,这个孩子不是他唯一的子嗣,也是唯一可以继承大统的嫡子!”

这一生,太多动**反复,早已不能相信永恒。

对于萧綦,我有多深的眷恋,亦有多深的了解。

当日他许下的誓言,我不奢望他全都做到,只盼他信守对子嗣的承诺,善待这个孩子。

“老奴记下了。”徐姑姑哽咽着,默默点头。

我咬唇,沉默片刻道:“若是女孩……待她日后长大,务必让她远离宫廷。”

整夜的痛楚煎熬早已麻木了知觉,恍惚里,听见风雨骤急,声声入耳。

一道惊雷响彻。

婴孩的哭声在雷声后响起,嘹亮清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5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