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喧暑褪去,秋意渐渐袭来。

哥哥回京的这一天,恰逢雨后初晴,碧空如洗,天际流云遮了淡淡远山,一派高旷幽逸。

朝阳门外,旌旄飘扬,黄伞青扇,朱牌龙旗,钦命河道总督、江夏王的仪仗逶迤而来。哥哥紫袍玉带,云锦大氅翻卷,当先一骑越众而来。这熠然如星辰的男子,倾倒帝京无数少女的男子,是我引以为傲的哥哥。我站在萧綦身侧,深深凝望哥哥,一年之间,江南烟雨的轻软,非但没有为他平添风流,反而在他眉宇之间刻下了几许持重从容。萧綦与哥哥把臂而立,并肩踏上甬道。哥哥微微侧首,含笑向我看来,秀眉微扬间,隐隐已有父亲当年位极人臣的风采。此时此地,我至亲至爱的两个男子,携手把臂,终于站到了一起。

来不及洗去满身风尘,哥哥便赶往慈安寺拜祭母亲。母亲灵前,我们兄妹二人静静相对,仿佛能感觉到母亲冥冥中温柔注视我们的眼神。

又一个春夏秋冬无声地过去,母亲走了,哥哥回来,而我,又闯过了无数风刀霜剑。

“阿妩,”哥哥柔声唤我,眼眸中盛满深深感伤,“哥哥真的很笨。”

我将头靠在他肩上,微微笑道:“笨哥哥才好让我欺负呢。”

哥哥揉了揉我的头发,将我揽住,“臭丫头,还是这么逞强好胜。”

我闭了眼睛笑,“谁叫你那么笨。”

“这些年,一直让你受委屈。”哥哥低低叹息,衣襟上传来木槿花的香气,温暖而恬静,“往后哥哥会一直在你身边,不再让你一个人受累。”

我伏在他肩头,紧紧地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滑落。

随哥哥一起返京的,除了数名姬妾,还有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小人儿。侍妾朱颜为哥哥生下了一个玉雪可爱的女儿,取名卿仪。哥哥说,在他几名儿女之中,唯独卿仪与我小时候长得最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话,连对小孩子一向避而远之的萧綦,也爱极了这孩子。

夜里沐浴之后,我散着湿发,懒懒地倚在锦榻上,等长发晾干。

萧綦陪在旁边,一面看奏折,一面闲闲把玩着我的湿发。

我想着卿仪可爱的模样,突发异想,“我们把卿仪抱养过来,做女儿好不好?”萧綦一怔,脸色立刻罩上寒霜,“抱养别人的孩子做什么,我们自己会有,不要整天胡思乱想。”我低了头,心中一黯,默然说不出话来。他揽过我,眸光温柔,“等你身子好起来,我们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

我转过头,勉强一笑,岔开了话头,“卿仪不是嫡出,等哥哥将来迎娶了正妃,还不知能否见容于她。”

萧綦笑了笑,“这倒难说,王夙姬妾成群,将来的江夏王妃若有你一半悍妒,只怕要家宅不宁了。”

见我扬眉瞪他,萧綦忙笑着改口,“可见,齐人之福实在是骗人的。”

“是吗,我记得某人似乎也曾有过齐人之福呢。”我笑睨了他。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