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得好沉,梦里隐约见到母亲,还有辞世多年的外祖母,依稀又回到了承欢外祖母膝下的无忧岁月……我闭目甜甜地笑,不想这么快醒来。

“我知道你醒了,睁开眼睛,求你睁开眼睛!”这哀恸的声音让我心口莫名抽痛,竭力挣脱睡意的泥沼,想要睁开眼,却在一片迷蒙光影里,见到一双赤红的眸子,红得似欲滴血。我陡然一颤,刺客,刀光,血痕,他惊骇的神情……那惊魂的一幕掠回脑中,激灵灵惊醒了我,又记起了最后清醒的意念,记起他脸色苍白,紧紧地抱着我,满目惊痛若狂的样子。

我合上眼,复又睁开,终于真真切切地看见他的面容。

“阿妩……”他直直地望着我,目光恍惚,好似不敢相信,连声低唤我的名字。

他的眼睛怎么红成这样,我觉得心疼,想要抬手去抚他脸颊,却惊觉周身毫无知觉,四肢肌体分明还在那里,却仿佛已不属于我。

“你睡了好久!”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手指颤颤地抚过我的脸颊,“老天总算将你还给我了!”

我望着他,泪水潸然滚落,身子却全然失去知觉,半分不能动弹。

“太医,太医!”萧綦紧握了我的手,回头连声急唤。太医慌忙上前,凝神搭脉,半晌才长吁了口气,“王妃脉象平稳,毒性大有缓解,看来那雪山冰绡花果真有效。只是剧毒侵入经脉,眼下尚未除尽,以致肢体麻痹,全无知觉。”

“肢体麻痹?”萧綦惊怒,“如何才能解去毒质?”

太医惶然叩首,“那冰绡花药性奇寒,以王妃的体质只怕难以承受,微臣只能冒险尝试,以七味至阳至热的药物为辅,逐量下药。眼下看来虽有解毒之效,却难保不会伤及内腑,微臣不敢贸然下药。”我恍恍惚惚听着,心中隐约明白过来,太医说的冰绡花想必是贺兰箴送来的那枝雪山奇花。当日突厥使臣称其为异宝,可解毒疗伤,想不到今日竟真的救了我一命。

却听萧綦怒道:“我不想再听这推三阻四之言,不管你用什么药,务必要让王妃康复!”

“王爷恕罪!”太医惊惶,连连叩头不止。

我苦笑,却无法出声,只剩手指微微可动,便竭力轻叩他掌心。萧綦俯身看来,与我目光相触,似悲似狂,我从未在他眼中见过如此凄恻神色。

冰绡花药性奇寒,我若不能承受其效,大概会就此死去。如果不用此药,我虽然能活,却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两者相较之下,萧綦立刻洞彻我的心意,想必他心中所想,也与我相同——只是,要由他来决定,又是何其艰难。

“我明白。”萧綦深深地凝视我,决然一笑,“既然如此,我们便一起来搏上一搏!”

太医立刻开方煎药,一碗浓浓药汁,由萧綦亲手喂我喝下。

宫人医侍尽数退出外殿,空寂的寝殿内,宫灯低垂,将我们的影子长长地投到地上。

他扶起我,倚坐床头,将我紧紧地搂在怀中。不知是药效发作,还是毒性作祟,我眼前昏黑,神志渐渐恍惚。

“阿妩!”他在我耳边低喝,轻轻地摇晃我,我的身体却仍是没有知觉。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