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便是一年一度的亲蚕礼,每年仲春由皇后主祭,率领众妃嫔命妇向蚕神嫘祖祭祀祈福,祈佑天下蚕桑丰足,织造兴盛。

耕织乃民生之本,每年的亲蚕与谷祀两大祀典,历来备受皇家重视。按照祖制,皇后主持祭祀之时,必须以黄罗鞠衣为礼服,佩绶、蔽膝、华带与衣同色,相应衣饰俱有严格的规制。其余妃嫔命妇的助蚕礼服,也由锦罗裁制,纹样佩饰按品级予以区分。过去每年春天我都穿上青罗鸾纹助蚕服,跟随母亲参加亲蚕礼。然而今年,我却要代替姑姑登上延福殿祀坛,亲自主持亲蚕大典。

太常寺长史不厌冗长地一样样报上祀典所需礼制器具。我一面听着,一面凝眸细看那份奏表。报至主祭礼服时,长史面有难色,小心试探道:“不知主祭礼服,是否也照常制置备?”若按常制,那便是皇后特定的礼服了。如今朝中上下均以摄政王为尊,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差不过是个虚名。本朝历代皇后多出身于王氏,久而久之,王氏便有“后族”之称。皇家礼官素来最善于逢迎上意,此番必然以为我会穿上皇后礼服。

我淡淡抬眸,“今年事出特例,太皇太后因病不能主持祭典,实不得已而代之。服色虽小,攸关礼制事大,不可僭越。”

“微臣知罪!”长史连连叩首,复又迟疑道,“只是王妃以主祭之尊,若只着助蚕服,也恐于礼不合。”

“既然两种服色都有不妥,那就另行裁制吧。”我不动声色,只将奏表搁置一旁。

次日,我让阿越将新礼服的图样,连同指定的衣料交给少府寺,命其三日内制成。

宣和二年季春,太史择日,飨先蚕氏于坛,豫章王妃代皇后行亲蚕礼。

侍女奉上新制的亲蚕礼服,素纱内单,外罩云青丝帛长衣,下着烟青流云裳,广袖削腰,烦琐的佩绶罗带一律免去,仅在围裳中垂下纤长飘带,形如凤尾。周身无绣无华,裙袂处织出淡淡的鸾凤暗纹,衬以环佩璎珞。

阿越将我长发梳起,绾做倾鬟缓鬓,髻上加饰步摇。

我端详镜中容颜,拈笔蘸了一抹金箔朱砂,在额间淡淡描过。

妆成,出凤池宫,肩舆四面垂下纱幄,仗卫内侍前导,行至延和宫东门。

诸命妇早已于宫门迎候,均着繁盛礼服,高髻金饰,锦绣非凡。众人趋前,行礼如仪,称颂吉辞。内侍掀起垂幄珠帘,我伸手搭在导引女官臂上,缓缓步下肩舆。此时晨曦方现,霞光普照,庄穆的祀坛仿佛沐浴在隐约金光之中。

我登上玉阶,立定在晨光之下,衣袂飘举,肃然焚香祈告。

随后,女官引领众人至桑苑,内侍奉上银钩,我率先受钩采桑,诸内外命妇依次效仿,各自采桑,盛入玉奁之中,至此礼成降坛。最后由内侍引入蚕室,略略看过今年的新蚕,便至后殿品茗叙话。

诸位王公亲眷坐在我身侧,彼此素来熟识,当下也不拘礼。

众人纷纷对我的服色妆容大加称羡,我淡然微笑,却闭口不提更替服制之事。

到底还是有人忍不住,好奇探问道:“王妃这身礼服不同往年式样,衣料似丝非丝,似麻非麻,从来未曾见过,不知是何方进贡的珍品?”

我温言笑道:“倒不是远来的稀罕物,只是织造司今年新贡,从前是没有的。我瞧着喜欢,便裁来做了礼服。”众人恍然,难掩艳羡之色。左首的迎安侯夫人尤其欣叹不已,我转眸看她,含笑道:“夫人若是喜欢,回头我叫人送些到府上。”迎安侯夫人欣喜不已,连连称谢。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3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