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两国交战之际,一个来历不明的密使,一封诡秘的信函,一件奇特的礼物——带来一个大胆得近乎荒谬的请求,一时间,如巨石入水,激起千层波澜。

提及突厥王子,世人只知一个忽兰,却不知有斛律。斛律王子,这个只闻其名的神秘王储,几乎没有人清楚他的来历。

暴戾善战的忽兰王子是突厥王的嫡亲侄子,生父当年丧于萧綦阵前,自幼由叔父抚养长大,与突厥王情同亲生,性情亦如出一辙。

而传闻中的斛律王子,病弱无能,不识骑射,在崇仰武力的突厥族人看来,一个不会骑马打仗的男人,比女人还懦弱,比幼童还无用。

然而正是这个无势无名的没落王子,却在此时向萧綦请求结盟,不惜借助世仇大敌之手,弑父割地,换取他的王位。

朝中众臣纷纷置疑,有人怀疑这根本就是突厥人的骗局,欲将我军诱入敌后,分而击之;有人不信那废物似的斛律王子有翻覆王权之能,借兵与他,无疑自投死路。朝堂之上,尤以御史大夫卫俨反对最为激烈。萧綦不置可否,暂将此事压下,延后再议。突厥使者亦暂押驿馆,由禁军严密看守,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

斛律真,我喃喃念出这个陌生的名字。

“说起来,你我倒要感谢这位故人。”我一惊,竟不知萧綦何时到了身后。

他语声淡淡,目中神色莫测,望着我笑道:“若不是他将你带来宁朔,你我不知何时方能相见。”

我亦笑了笑,每当想到那个白衣萧索的身影,心中总是感慨。想起他送来的花与明珠,眼前竟浮现那月下寒夜的一幕,一瞬间脸颊微热。

“贺兰箴倒是个汉子。”他负手一笑,“结盟之事,你怎么看?”

我沉吟片刻,缓缓道:“你与贺兰箴当日的盟约,必然不能让朝臣知晓。此番他依约向你借兵,我倒觉得可信。”

萧綦微露笑意,颔首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却有刹那迟疑,沉默半晌方道:“此人恨你入骨……只是王位的**想必比仇恨更大。即便今日与你结盟,日后必然还会反噬。”

“不错,仇恨与利益,本就是世间最稳固可靠的东西。”萧綦笑意冰凉,我垂眸一叹,“仇恨,果真如此可怕吗?”

“我的阿妩至今还不识得仇恨的滋味。”萧綦含笑看着我,神色却十分复杂,笑谑中隐有欷歔,“但愿这一世,你永远不要知道这滋味。”

我深深动容,有这样一个男子守护在我身边,纵是风刀霜剑,又何足为惧。

“贺兰箴与我结盟,所图并非仅只王位。”萧綦微微一笑。

我一时茫然,心念转动,骇然抬眸道:“他仍是为了复仇?”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3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