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召玉岫入府,将一只通体晶莹无瑕的镂雕麒麟碧玺瓶赐给了她。

“麒麟瓶,寓意平安威武,你替我转交怀恩,祈望天佑平安,早日得胜回朝。”我抚着瓶身,淡淡微笑。玉岫感激地接过玉瓶,屈身下拜,“多谢王妃。”我握了她的手,一字一句道,“告诉怀恩,我在京中等候他们平安归来。”

萧綦的允诺,我终究还是不够放心。两军阵前,或许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千里之外,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能耐保护他周全。子澹是恬淡如水的一个人,骨子里却藏着凛冽如冰的决绝,此去江南只怕他已怀有必死的决心。我一面暗中吩咐庞癸,以侍卫的身份跟随子澹南征,贴身保护他的安全,一面将子澹托付给宋怀恩,要他务必带着子澹平安回来见我。

除去萧綦的宠爱,我终究还得握有自己的力量。身为女子,我不能跃马阵前,亲自开疆拓土,也不能立足朝堂,直言军国大事。从前,我以为失去了家族的庇佑,就一无所有。如今我才明白,家族赐予我的宝物并非荣华富贵,而是与生俱来的智慧和勇气,令我得以征服天下最有权势的男子,征服天下最忠诚的勇士。

男人征伐天下,女人征服男人,古往今来,这都是天经地义的法则。今日的王儇已非昨日娇女,我要天下人再不敢小觑我,无论何人都不能操纵我的命运。

南征之日在即,而元宵宫宴之后,我再没有踏足景麟宫,也再没有见到子澹。锦儿虽与我久别重逢,也只在当日匆匆一见,之后要事纷至,我亦没有心思与她叙旧,抑或我还未能想好怎样面对她。如今,她已是子澹的侍妾,是他女儿的母亲……再不是昔日随侍我左右的小丫头。

是夜,宫中来人说静儿又发热咳嗽,我忙入宫探视,守着他入睡后才离开乾元殿。

刚刚步下宫前的玉阶,忽听侍卫一声暴喝,“是谁!”

左右侍从立即将我团团围在中间,烛火大亮,但见偏殿檐下一个黑影,被蜂拥而上的禁军侍卫围住,刀剑寒光乍现。

“王妃救我,我要见王妃!”惊慌的娇呼陡然响起,竟是锦儿的声音。

我喝住侍卫,疾步趋前,果然是锦儿被侍卫的刀剑架住脖颈,狼狈跌倒在地。

“怎么是你?”我一时惊诧莫名。她脸色苍白,涕泪纵横,“奴婢想求见王妃,不欲被皇叔知道,是以悄然等候在一旁……”

我蹙眉叹了口气,令阿越扶起她,“苏夫人以后有事,命宫人通传即可……也罢,你随我来。”

我领着她与心腹侍女避入殿内,心中大致猜到,她必是为了子澹南征的事来求我。屏退了左右侍卫,我不动声色地坐下来,淡淡道:“苏夫人有事请讲。”

锦儿陡然跪倒,失声泣道:“郡主,锦儿求您大发慈悲,求求王爷,别让皇叔出征,别让他去送死!”

“住口!”我料不到她竟如此口无遮拦,忙截住她话头,“这是什么话,皇叔出征在即,岂可如此胡说!”

“这要一去,他哪里还回得来!”锦儿不顾一切地扑到我脚边,戚然望着我,“郡主,您就没有一丝慈悲之心吗?”

我气极,浑身发颤,竟忘了如何反驳,只厉声道:“锦儿,你疯了吗?”

她拽住我的衣袖,泣不成声,“难道郡主就毫不顾念过往的情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3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