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庭闲阁,落梅纷飞,暗香萦绕如缕。四目相交的刹那,时光回转,岁月如逝水倒流。记忆里温润如玉的少年,与眼前孤清落寞的男子叠印在一起,如幻如影,若即若离。他静静地望着我,幽远目光穿越了离合悲欢,似水流年,凝定在此刻。

一瓣落梅沾着碎雪,随风拂上他鬓角,那乌黑的发间,隐隐有一丝灰白。五年的幽禁岁月,让昔日俊雅无俦的少年,已经早生了华发。

他半启了唇,隐约似要唤出一声“阿妩”,语声却凝在了唇边,终究化作一声微不可辨的叹息。

“王妃。”他低声唤我,这声音曾无数次唤过我的名,那些低喃浅叹,年少情浓的记忆,都随着这一声低唤,如潮水般涌现——只是,他叫我“王妃”,这淡淡二字却似潮水里裹挟的冰凌,生生刺进血肉,痛得人张不了口,发不出声。我缓缓垂下目光,平静地向他行礼,微笑道,“不知皇叔今日回宫,王儇失礼了。”

垂下目光,我再看不见他的神情,终于能够从容地开口。

“子澹奉召回朝,未能及早知会王妃。”他亦淡定回应,语声宁定得没有一丝波澜。

沉寂的庭院,只听得风动梅枝,雪落有声,我与他却是相对无言。彼此相隔不过数步,却已经隔了一生,一世,一天地。

纷乱脚步和重物触地的声响令我瞬时回过神来,但见侍卫抬着几样简单的箱笼,已经进了宫门。两名内侍在前头领路,当着子澹面前竟高声催促,十分倨傲无礼。

领头的内侍陡然瞧见我也在此,面色顿时一变,慌忙奔到跟前,满面谄笑,“参见皇叔!王妃万安!”

我略蹙了蹙眉,“皇叔今日回朝,景麟宫为何还是这个样子?”

内侍忙回禀道:“小人也不知皇叔今日便到,仓促间没来得及洒扫,小人这就去办!”

“是吗?”我扫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还以为,这是要等着我来动手。”

“小人不敢,小人罪该万死!”内侍慌忙跪下,叩头不止。这宫里的奴才最是势利,谁得宠,谁失势,捧哪个,踩哪个,向来毫不含糊。昔年光彩夺人的三殿下,如今已是孑然潦倒,性命尚且捏在他人手里,哪还有半分皇子威仪,回到这趋炎附势的宫廷,只怕是任人鱼肉了。我心中艰涩,仍强颜笑道:“皇叔风尘劳顿,请先移驾尚源殿歇息,待景麟宫稍事整理,打点齐整了再搬过来,可好?”子澹微微一笑,唇边竟牵出一丝细纹,更显得那笑意凄凉,“如此便有劳王妃。”我默然转过头去,曾经那样亲密的两个人,如今已疏离得如同陌路。

忽见他身后转出一名宫装少妇,怀抱小小襁褓,走到我跟前,低头垂颈,屈膝重重跪下。

“妾身苏氏,拜见王妃。”这轻细语声落入耳中,我怔住,竟有些回不过神来。我凝眸看去,见她身形窈窕,秀发如云,那身粉锦贡缎的宫装虽是上好的衣料,却显得有些旧了,头上珠翠也极少……想来这几年,子澹实在过得很是苦寒。我心里刺痛,忙温言道:“苏夫人不必多礼。”

那女子缓缓抬头,鹅蛋脸,新月眉,明眸含怯,红唇轻抿,这张姣好的容颜熟悉得触目惊心。

锦儿,苏锦儿,侍妾苏氏。

我万万没有想到,为子澹诞下女儿的那名侍妾,竟是我在晖州遇劫失散的贴身婢女苏锦儿。

锦儿只望了我一眼,立刻低下头去,目光与我相交一瞬,分明有莹然泪光闪过,“王妃……”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3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