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初晴,不觉又到初冬时节。

我自小畏寒,每当秋冬时节总是多病,前些时候偶染风寒,竟一病半月。今日似乎好了许多,听萧綦说静儿一直吵闹着好久不见姑姑,便打起精神入宫看他。

甫一迈进殿门就听见静儿欢快得意的笑声,我抬眸看去,顿时惊恼交加——他竟骑在奶娘背上,拍打着奶娘在殿上“骑马”,口中兀自驾驾有声,周围一众宫女团团簇拥,争相给小陛下助威,在乾元殿上闹成一团。连我走近殿门,也没有一个内侍通禀。

“皇上!”我冷冷开口,“你在做什么?”

满殿宫人蓦然见我立在门前,慌得乱糟糟跪了一地,参拜不迭,一个个再不敢抬头。静儿瞧见了我,一下从奶娘背上跳下,咯咯笑着朝我奔过来,“姑姑抱抱!”我看他脚步还踉跄不稳,忙迎上去,张臂抱住了他。他立即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说什么也不放开。我只得吃力地抱起他,臂弯隐隐发沉,当初小猫一般大的孩子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我板起脸看他,“陛下今天不乖,姑姑说过不许自己乱跑,不许跌跤,你有没有记住?”静儿乌溜溜的圆眼睛飞快一转,低下头去不说话,小脸却埋在我胸前,撒娇地使劲蹭。

“陛下!”我狼狈地拉开他,不知他从哪里学来这般精怪。这么小的孩子也懂得察言观色——知道我对他宠溺,便每次都赖皮撒娇。只有萧綦在旁边,他才肯乖乖听话。奶娘递上一件团龙绣金的小披风,柔声笑道:“王妃一来陛下就高兴,连跌跤都不怕了。”

我将静儿抱在膝上,转眸看向奶娘,淡淡道:“是谁教陛下将人当马骑的?”

奶娘慌忙跪下,叩头道:“王妃恕罪!奴婢再不敢了!奴婢原只想哄得陛下高兴……”

“哄陛下高兴?”我挑眉正欲斥她,却听静儿仰头咯咯笑道,“骑马马,王爷骑马马,陛下也要!”

我恍然明白过来,上次萧綦曾抱他骑马,从此他便念念不忘了。教他叫姑父教了许久,他偏只记得左右都叫王爷,也学得一口王爷王爷地叫,听我们都叫他陛下,便以为自己的名字就是陛下。我一时啼笑皆非,本来沉了脸要数落他,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静儿见我笑了,顿时得意顽皮起来,在我怀中左右扭动,伸手去够我鬓边摇曳颤动的珠钗。我正听奶娘将静儿的起居情形一一详禀,不留神间,被他一手扯住鬓发,抓下了那支发钗。奶娘慌忙将他接过,他笑嘻嘻地抓着那支凤头衔珠钗,不肯松手。我鬓发散乱,拿他无可奈何,却听奶娘笑道:“真是个风流天子呢,小小年纪就会唐突佳人了。”奶娘的话引得众人掩口失笑,静儿兀自握着发钗手舞足蹈,好似得到了心爱的宝贝。

我叹口气,只得起身重新梳妆,“将发钗拿过来,别让陛下玩这些东西。”

奶娘忙俯身去取珠钗,静儿却左右躲闪着不肯给,奶娘无法,只得道:“陛下再不给,奴婢可要斗胆冒犯了。”

“你敢!”静儿娇细嗓音尖叫着,倒有几分子隆哥哥当年的蛮横。

我苦笑着转身,对镜散开发髻,正待梳头,陡然听得背后一声惨呼,左右宫人纷纷尖叫。我霍然回头,惊见静儿舞着钗子划过奶娘脸庞,从眼眶到脸颊,被尖利钗尾划出深深血痕!奶娘满脸鲜血,痛叫着捂脸跌倒!左右都被惊呆了,一时间没人回过神来,静儿自己也被吓住,蓦地转身便跑。

“来人,快拦住陛下!”我失声惊呼,扔了玉梳朝静儿追去。左右侍从慌忙围上前去,静儿见此情状越发害怕,掉头往殿外玉阶跑去。内侍都已奔进殿来,门口竟无人值守,殿前侍卫隔得又远,竟眼看着静儿跌跌撞撞往玉阶奔去。

我心头惊跳,暗觉不妙,脱口道:“拦住他,拦住——”

话音未落,那小小身影在阶上一晃,立足不稳,一头扑了下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3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