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前还是旖旎无限温柔乡,转眼间,如坠冰窖。

就在两天前,御医还说皇上至少能挨过这个冬天。

即便他病入膏肓,受制于人,却仍是天命所系的九五至尊。只要皇上活着一天,各方势力就依然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谁也没有料到,就在我的生辰之夜,宴饮方罢,升平喜乐还未散尽,皇上竟猝然暴卒。

萧綦立刻传令禁中亲卫,严守东宫,封闭宫门,不准任何人进出大内,并将皇上身边侍从及太医院诸人下狱,严密看管,京郊行辕十万大军严守京城四门,随时待命入城。我匆忙穿衣梳妆,一时全身僵冷,转身时眼前一黑,险些跌倒。

萧綦忙扶住我,“阿妩!”

“我没事……”我勉强立足站稳,只觉胸口翻涌,眼前隐隐发黑。

“你留在府里。”他强迫我躺回榻上,沉声道,“我即刻入宫,一有消息便告知你。”

他已披挂战甲,整装佩剑,周身散发出肃杀之气。触到这一身冰凉铁甲,令我越发胆战心惊。我颤声道:“假如父亲动了手,你们……”

萧綦与我目光相触,眼底悯柔之色一闪而逝,只余锋锐杀机,“眼下情势不明,我不希望任何人贸然动手!”

我哀哀地望着他,用力咬住下唇,说不出半句恳求的话。他的目光在我脸上流连良久,深邃莫测。这四目相对的一瞬,各自煎熬于心,竟似万古一般漫长。

终究,他还是转过头去,大步跨出门口,再未回顾一眼。

望着他凛然远去的背影,我无力地倚在门口,无声苦笑,苦彻了肺腑。

然而,已没有时间容我伤怀。

我唤来庞癸,命他即刻带人去镇国公府,并查探京中各处情形。

皇上暴卒背后,若真是父亲动了手,此刻必是严阵以待,与萧綦难免有一场殊死之斗。

是父亲吗,真是他迫不及待地要取而代之?我不愿相信,却又不敢轻易否定这可怕的念头……心口阵阵翻涌,冷汗渗出,一颗心似要裂作两半。

一边是血浓于水,一半是生死相与,究竟哪一边更痛,我已木然无觉。

不过片刻工夫,庞癸飞马回报,左相已亲率禁军戍卫入宫,京中各处畿要都被重兵看守,胡光烈已率三千铁骑赶往镇国公府。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2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